中午吃飯的時候,梁燕飛又問起這件事,我被吵的不耐煩了,直接跟他說,到時候把女鬼介紹給他,他一聽笑樂了。

  吃完午飯后,明叔讓我和梁燕飛比武功,瞧瞧誰的武功比較厲害。

  還說贏了會得到一本《太乙斬鬼法》,這本道書是他準備傳給我們兩個人其中的一個人,而這個人就必須身正心正。

  我比較正派一些,見到老奶奶摔倒了還扶她起來,而梁燕飛只是老實善良。

  他人怎么樣,我到底也不算了解。

  梁燕飛這小子離開了一段時間,我也不知道他學的怎么樣了。

  所以心里對他還是有提防的。

  俗話說得好,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這時,我和梁燕飛跟著明叔來到大院內,這里的空間比較大,適合練功作法。

  我跟明叔說了,第一場先比法術。

  明叔答應了。

  隨后,我和梁燕飛準備了兩張桌子,將要斗法的家伙全放在上面。

  “燕飛,輸了可不要說師兄欺負你。”我知道梁燕飛學東西比較慢,所以他不可能贏我的,除非老天瞎了眼。

  梁燕飛冷冷一笑,眼里劃過一絲自信的神色,道:“成啊!還請師兄讓一讓。”

  “好,廢話不說,開始吧!”看到他那雙眼神后,我心里有點不屑,暗暗罵道:感覺你自己很厲害啊?瞧你那個得意忘形。

  我將桌上的一扎小紙人拿起來,放在面前施咒:“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念完咒,將紙人放回桌上,雙手迅速結成一個請神訣,口念請神咒,最后對著紙人一點,紙人的雙手頓時張開!

  隨后,我拿起法鈴在紙人頭上搖了三圈,嘴里念念有詞:“天靈靈地靈靈,茅山弟子請神靈……我有紙傘蓋頭頂……你莫怕被雨水淋!”

  咒一念完,我的后臀就被一根棍子狠狠地打了下。

  “哎喲!誰打我?”

  酷/匠u》網\永久C\免I費看小%“說0o

  我連忙捂著后臀轉過身去,只聽明叔罵道:“你念的是什么咒?我教過你念這樣的咒語?”

  “沒有。”我搖了搖頭。

  明叔嚴肅地罵道:“重新來,認真點。”

  我摸了摸后臀,哦了一聲。

  “還笑,信不信我刺爛你的嘴!”

  見梁燕飛還在那邊偷笑,一氣之下,我施法對著黃旗一點,黃旗頓時飛出!

  那根黃旗朝著梁燕飛的嘴刺去!

  梁燕飛用黃紙折成一個擋箭牌的模型,放在紙人的手上,再施法爆喝一聲。

  “嘭!”

  紙人手上的擋箭牌突然變大,接著就是將黃旗炸成粉末!

  我大吃一驚,梁燕飛居然會這招連自己都不會的法術?

  我不服氣,馬上用毛筆沾了點朱砂,點在紙人的印堂上,紅光一閃,紙人瞬間變大變高,跟我差不多快一樣高了。

  “去!”我用劍指沾了點清水,甩在紙人身上,紙人忽然睜開眼睛,從桌子上跳了下去,沖著梁燕飛那邊跑去。

  而梁燕飛速度也很快,迅速施法讓紙人變大變高,還給了他一把長劍。

  隨后,兩扎紙人打了起來。

  由于梁燕飛那扎紙人手上有長劍,占了一半的優勢,而我的紙人武功雖然比較好點,但是也難敵長劍,最后打輸了,自動引火焚身。

  梁燕飛笑了笑:“師兄,承讓了。”

  我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別得意,好戲還在后頭。”說著,我結了一個五雷的手決,念動咒語,最后對著梁燕飛的法壇一打。

  “嘭!”一聲巨響,梁燕飛被彈飛出去,摔在地上,而他的法壇都破了。

  我拍了拍手,得意地笑道:“師弟,看來你道行還是不夠啊,我只用了一成的功力。”

  梁燕飛從地上站了起來,滿臉不屑之色,看都不看我,還悶哼了一聲。

  這時,明叔背著雙手走來,面對我們二人說道:“第一場比賽,天玄贏了,接下來是第二場比賽,比武功……”

  梁燕飛一聽,嘴角劃過一絲暗暗的笑意。

  要不是我眼神好,還不知道他得意成什么樣。

  我就沒有他那么好心情了,莫名其妙感到無力,好像對此并沒有任何信心。

  很快,第二場比賽開始了。

  梁燕飛挺直腰背,招了招手:“來,師兄,可不要跟我客氣。”

  “好!我不會跟你客氣的!”

  我聽他叫自己過去的語氣,心里就來火,咬緊牙齒,猛然跳過去打他。

  “咦,打不到打不到!”

  梁燕飛左搖右縮的,一直躲避我的招式,搞的我沒有一招打中他。

  “師弟,你這是弟弟行為,有種的別退后。”我心中猛然點起一股怒火!

  恨不得一拳打爛他的門牙。

  這小子居然敢阻止我耍威風?!

  梁燕飛雙手放在背后,一副好像很厲害的模樣,都不出手跟我打。

  讓我更加的憤怒,一腳踢在他的胸口上。

  梁燕飛摔了出去,滿臉難受,捂著胸口罵道:“師兄!你下手怎么如此狠?”

  “看你不爽,我就狠點!”我不屑的說了一句,旋即轉身來到明叔面前,笑道:“師父,不用再比了,肯定是我比較厲害的。”

  明叔嚴肅的點了點頭:“嗯,目前來看,你的確比燕飛厲害,那有這本道書就傳給你了,以后你要好好替天行道,記住了嗎?”

  我拍了拍胸膛,點頭應道,:“知道了,師父,我是一個正派的茅山弟子,決不會干昧良心的事!”

  隨后,明叔將那本名為《太乙斬鬼法》的道書給了我,梁燕飛這小子還想過來搶,被我一腳給踢開了,還想搶?沒門!

  學了這本道書之后,我的法術又厲害了很多,差不多可以跟明叔相比了,甚至還有可能超越他。但是明叔說他要歸隱山林中,從此將發揚茅山的重任交給我和梁燕飛。

  那日,明叔離開的時候,我和梁燕飛都哭了。

  梁燕飛哭的更傷心,他從來都沒有這么難過。

  因為明叔收他為徒,改變了他的人生。

  我記得明叔離開之前說過兩句話,第一句話就是:“天玄啊,不是師父不同意你和鬼在一起,只是人鬼相愛必遭天譴,但是師父心好,不想看你難過,所以就不想追究此事了。”

  因此,我徹底明白他的苦心。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明叔都走了。

  第二句話就是:“風水師你要繼續找下去,一定不能讓他逍遙法外!”

  我當然不會忘記那個風水師的事,一定會聽明叔的話,非滅了那風水師不可。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