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面真的有記載從第一次開始到最后一次的通話音頻嗎?”我看著白部長問道。

“真的有,而且里面的音頻聽完后你們可能會大跌眼鏡。”白部長回答道。

“那么多全部都要聽完?”

白部長皺了皺眉頭說“每一段都不長,因為他們不敢說太多話,每一段也就十幾秒或者一分鐘,最多的也才三分鐘。”

“那就從第一次開始吧。”聶婷婷說道。

“其實也沒有幾個,因為這個是很少拿來使用的,所以很快就聽得完。”

確實挺少的,用了1個多小時,里面很多都是特別關鍵的信息,但是那個也只是對亨得家族或者喬治家族來說,不過也觸碰到了一點其他家族的利益。

只能說大部分都是關于亨得家族和喬治家族,這個第一次到第十次的音頻就能夠讓喬治家族出現內部矛盾。

二十年前亨得家族和喬治家族大戰,老喬治的兒子被亨得家族的人弄死了。

其實這一切都是小喬治的爸爸所為,也就是老喬治的另一個親兒子做的。

他和亨得家族合作,想謀權篡位,沒想到老喬治還有那么多的隱藏能量。

最后亨得家族被打得還不了手,不過小喬治的爸爸還是有一點收益的。

二十年前那件事情過后,小喬治的爸爸就沒有再和亨得聯系了。

幾年前大公子對于自己遭遇不服,想扳倒老喬治,想扳倒喬治家族,所以他聯系了老喬治的養子弗萊,而弗萊剛好又在喬治家族不得志。

這幾年大公子能帶領亨得家族走那么遠,也是因為有弗萊的幫忙。

在兩年前的一段通話當中,大公子暴露了自己的目的,大公子不僅想扳倒喬治家族,還想成為亨得家族新的主人。

但是現在亨得家族的權力基本上都還是亨得的,大公子只能慢慢的架空亨得。

在一段通話當中大公子是這樣對弗萊說的“你現在要幫我坐上亨得家族的當家人,到時候我可以把喬治家族交給你。”

弗萊回答道“那你哥哥怎么辦?”

“他就是一個懦夫,不敢與喬治家族,不敢與那老頭子對抗,不然我們亨得家族早就復興了。到時候我當了亨得家族的當家人,他就等著被軟禁吧。”

“你哥哥不是很信任你嗎?而且對你也挺好的,不像我,沒有人關心,沒有權力。”

“哼,就他?如果他不是這樣對我,到時候他可能就沒那么好過了,行了,盡快行動吧。”

這大概是一年前的,到底什么行動我們也不太清楚。

“這些通話,到時候有些可以給喬治爺爺聽,有些我們得保留起來,現在他們的戰爭可以隨時爆發,我們要確定的是公司沒有事情。”聶婷婷聽完后沉默了一下說道。

“我覺得喬治家族的內部事情可以讓他們知道一下,還有弗萊做的一些事情,其他的先暫時不透露。”樊玲宇對我們說道。

“那這樣吧,婷婷,明天我們去找一下老喬治,把可以給他聽的讓他聽一下,有些事情他是有權知道了。”我對聶婷婷說道。

“好,我們明天找一下喬治爺爺。”

“這里面的一些事情完全可以定大公子的罪,而且可能可以推翻亨得家族,但是我們時間也緊,不能在這逗留太久,差不多就撤吧。”戰興點了一根煙走過來說。

“嗯,那明天就行動起來吧,老樊,你明天和白部長,戰興去找一趟大公子,我和林夏去找喬治爺爺。”

林焙焙白了一眼說“那我們干嘛吶”。

“你們明天就留在這里唄,等我們把事情辦完。”我回答道。

婧姝和沈瑩瑩倒是沒怎么樣,倒是林焙焙一直在瞪著我。

  =G最}新章!節上酷{匠[email protected]網HU0s

“我實在是想不到,親兄弟居然能做出這種事來,無可理喻。”我對他們說道。

權力這種東西,是我們無法想象的一種力量,就像唐人街探案里說的當你凝望深淵的時候深淵也在凝望著你。

看可以,但是不能看太久,一但進去之后可能無法自拔。

其實大家都是這樣,在最后可能就成為了自己曾經討厭的那個人,但是這就是現實,沒有辦法的。

現實可以改變大多數人,現實可以打敗大夢想,可以打敗愛情。

第二天,我們來到老喬治辦公室,把可以給老喬治聽的都給老喬治聽了,老喬治聽完之后沉默了。

沉默了很久,可能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兒子居然會做出這種事情來。

這應該是任何一個人都接受不了的。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復雜說: 這幾天軍訓,我太難了。 大學生活哪里有以前高中的時候想的那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