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弗萊送到警察局后,我們沒有馬上回酒店,誰知道她們幾個女的在搞什么,到時候又被罵。

我們在外面溜達了一下,到了晚上才回去,回去后發現一個人都沒有。

“這幾個不知道跑哪去了,真是的。”我埋怨道。

“她們不在也好,我們自己嗨,等著我,我去冰箱里拿幾瓶酒出來。”戰興說著就往廚房走去。

“哇,你們過來一下。”我和樊玲宇跑過去一看,一桌子的菜。

“難道是她們做的?”我疑惑道。

突然“Happybirthdaytoyou!Happybirthdaytoyou!,Happybirthdaytoyou!Happybirthdaytoyou!”是從外面傳出來的。

聶婷婷推著蛋糕,有九層那么高,婧姝拿著生日帽,林焙焙還有沈瑩瑩每個人手里拿了一個禮盒。

奇怪,今天既不是我生日,也不是戰興生日,怎么搞個生日派對?

“老樊,祝你生日快樂。”她們幾個女的異口同聲的說道。

我既然忘了樊玲宇的生日,好吧,從來都不知道他的生日。

樊玲宇看著她們,有一種不知道怎么樣的滋味,表情很驚訝,也很感動。

“謝謝你們”樊玲宇說著這句話的時候眼睛紅紅的。

“快坐下吃飯吧。”聶婷婷說完就拉著樊玲宇坐下了。

“婷婷,你怎么知道老樊的生日?”我看著聶婷婷問道。

“我不知道啊,是婧姝告訴我的。”

我疑惑的看了看婧姝。

“你爸告訴我的。”

“沒想到董事長還記得我的生日。”樊玲宇說道。

樊玲宇告訴我們自從他妻子去世之后他再也沒有過過生日,甚至連自己的生日的忘了。

酒過三巡。

“婷婷,今天老喬治說的什么二十年前?”我看著聶婷婷問道。

“二十年前,那件事我也是聽家里的大人提起過,不是特別清楚。”

在二十年前,喬治家族和亨得家族在印國的勢力相當,不相上下。

本來兩家的關系挺好的,也有生意上的來往,但是就因為一點點小事慢慢的積累變成了大矛盾。

兩家有聯姻過,聯姻的時候兩家的當事人都不太愿意,這兩個當事人都有自己的向往,并且都有能陪伴在自己身邊的人。

就因為這個聯姻拆散了兩對情侶,棒打了兩對鴛鴦。

兩個當事人都想在結婚的當天揭穿對方,沒想到這一揭穿搞的兩家人很尷尬。

女方的家族,也就是亨得家族,女方的親哥哥就是這一代的亨得。

亨得不爽,直接拉著女方離開了,這使本來就有的矛盾積累的更深。

事后老喬治聯系亨得,希望化解這件事,但是亨得不愿意,因為亨得很疼這個妹妹。

如果妹妹不愿意他是不會答應的,亨得和妹妹說這件事的時候她是同意的,但是希望可以再讓她和自己的男朋友有聯系。

并且答應結婚前五天就斷了聯系,女方也找過男方說這件事。

兩個人都愿意在結婚前五天斷了聯系,而女方確實是在結婚五天前和自己男朋友斷了聯系。

但是男方沒有,所以女方才會想揭穿,而男方想要揭穿是因為他不想結婚。

這件事后兩家都忍了下來,并沒有再去說這件事,但是男方心里還記著。

因為男方回到家之后被老喬治動了家法,整整一個星期都躺在床上。

一個月后,男方約女方出去見面,男方買了點藥,吃完飯后男方就帶著女方去了酒店。

第二天女方從二十層的高樓跳了下去,尸體上全部都是傷痕,鞭子打出來的那種。

亨得就動用了自己所以的關系去搞這個男方,但是老喬治不允許自己的人被搞,所以也動用了一切關系去保這個男方。

兩家人從這里開始就斗起來了,一開始還好,都是小打小鬧。

但是后來男方被亨得弄到醫院去了,差一點就搶救不過來了。

  更P}新T=最快上/m酷B匠k網0Po

老喬治不允許自己丟臉,就把亨得的親弟弟,也就是大公子給弄到殘廢。

聽說只能坐在輪椅上了,大公子當時年紀還小,貌似才十幾歲,亨得受不了自己的弟弟被這些欺負就把老喬治的親兒子抓來教訓了一頓。

本來也就是想要教訓一頓的,沒想到居然死了。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