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天早上,安妮一大早就打電話過來“喂,林總,弗萊約我去野炊,怎么辦?”

“你到時候把定位發過來,我們會跟過來。”

“好的,林總。”

掛了電話我又抱著婧姝繼續睡,半個小時后,安妮把定位發了過來,在郊外,是一個很出名的野炊地點。

很多人都會去那里野炊,于是我把婧姝他們叫醒“走,今天我們去野炊。”

“野炊?肯定沒那么簡單,說,有什么陰謀”林焙焙拿手指指著我說道,而且還是用那種很不相信我的眼神。

“沒什么啊,我能有什么陰謀,就是弗萊約安妮出去野炊,想了一下我們也一起去,在我印象里好像都沒有野炊過。”

“那走吧,去買東西”婧姝走過來抱著我的手說道。

我們買完東西的時候安妮又發來消息說他們已經到了,就他們兩個在那里,沒有發現有人跟著。

  看#w正版;章節K上酷_匠}。網0

安妮是受過專業訓練的,所以可以斷定弗萊沒有帶著人,是自己一個人帶著安妮的。

弗萊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將斷送在安妮的手里,我們到了郊外,在一個離安妮差不多一百米左右的地方。

我們還買了風箏什么的,整個過程根本沒什么事,安妮和弗萊下午兩點左右就收拾東西離開了。

他們離開后我們也馬上跟著走,因為野炊真的很無聊。

安妮三點左右發來消息說弗萊晚上想去她家賭場看看,看來弗萊有點忍不住了,資料上說弗萊每隔一個星期就要來一次。

每次都很大,有時候一輸就幾百萬,但是也有時候贏的很多。

我給安妮回了個電話過去“安妮,晚上就帶著他過去,不拖了,開始下一步的計劃吧。”

“好的,林總,現在他已經被我迷住了。”

“好,那晚上我會過來。”

掛了電話我馬上跟聶婷婷說這件事,“那晚上你們就過去看看情況。”

到了晚上,我們吃完飯,安妮就發了個位置給我們,在一家酒店里,弗萊和安妮已經到了。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只要弗萊的癮一來沒有人控制他,他就會很慘。

平時他去的時候但是帶著現金過去的,規定了帶多少就帶多少,還是有一點定力的,但是現在就不一樣了。

我們到了之后安妮下來接我們,弗萊被他安排在包廂里了,包廂里都是大老板,我把耳機給了安妮。

“安妮,戴上耳機,我們才好隨時知道情況。”

“好的,林總,我也給你們準備了一點籌碼,到時候你們要是無聊可以去玩玩。”

“好,都沒有玩過,等下去試試。”

安妮把我們帶到大廳就走了,去包廂了。我以為安妮會準備很多,沒想到就給了我十萬。

“我還以為安妮會給很多呢。”

“少爺,安妮做的其實很好,這種東西玩十萬就差不多了。”樊玲宇在旁邊說道。

“老樊,你會玩不?”我看著樊玲宇說道。

“以前跟著董事長的時候有玩過。”

“小老弟,你怎么不問問你哥我呢?”戰興走到我旁邊說道。

“咋地,你會啊?”

“廢話,你哥我可是學過了的,小意思,不瞞你們說,我會出千。”說完戰興還向我們眨了眨眼睛。

“行了,你就別裝逼了,走起吧。”

“行,走著。”

在包廂里,弗萊已經贏了很多了,我們并沒有打算這一次讓弗萊輸光,這次讓他嘗點甜頭,明天讓安妮繼續帶他過來。

“戰興,壓大還是小?”我看著戰興說道。樊玲宇也在旁邊一臉期待。

經過幾輪我們發現戰興確實吊,我們也贏了很多,都翻倍了,樊玲宇趕緊去用自己的錢換了點過來。

我還問樊玲宇“老樊,你換過來干嘛?我這邊有。”

“少爺,誰不喜歡錢吶,你那個就你自己拿著吧,我用我自己的。”

這一次我要把手里的都壓下去,樊玲宇也準備壓下去。

“一二三,小。”戰興說道,戰興拿走了五萬,“小夏子,這個就給你哥我了,不要忘了是誰帶你發財的。”

“行行行,拿去拿去,只要這把有贏就行,沒贏你要賠我啊。”

“放心,沒贏不止是你的,老樊的我也一起賠了。”

“一二三點,小”那個開的人喊道。

果然還真的是“戰興,你太神了吧,什么時候教教我?”

“教你干嘛啊,學到來有什么意思呢?”

“學會了這個還要干嘛?我隨便來一趟這些會所,隨隨便便就賺了。”

“小孩子,別學那么多,走吧,哥帶你體驗點別的。”

這次我們三個都賺了不少,特別是樊玲宇,壓了二十萬。弗萊現在贏的又出去了,因為現在的他根本停不下來。

安妮在旁邊,第一不想讓安妮看不起他,第二不甘心。人都是這樣,得到了一點點就想得到更多。

人心不足蛇吞象,弗萊都快把本給輸掉了,但是安妮又一操作,讓弗萊又開始贏。

我這邊戰興繼續帶著我們浪,越賺越多。

“林總,你們可別把我家的錢給贏光了啊。”我們的耳機里突然出現了安妮的聲音。

“安妮,放心吧,就隨便玩玩,不會的。”

等到晚上十一點左右,弗萊的本也給輸光了,我們耳機里弗萊讓安妮去拿點籌碼過去,到時候會還給安妮。

“弗萊,別玩了吧,我們走了,差不多就行了。”安妮對弗萊說道。

“安妮,我再來一百萬,明天我讓人給你送過去的。”

“好吧。”然后安妮又對服務員說“去拿一百萬過來。”

說真的,一百萬還算少了,弗萊今天帶了一千萬都沒了。

這次安妮沒有再讓弗萊輸了,弗萊賺回了兩百萬,然后還給了安妮一百萬。

出了酒店門口弗萊還對安妮說“安妮,明天再幫我組個局,就今天的那幾個。”

“弗萊,要不然就算了吧。”

“不行,我咽不下這口氣。”

弗萊走后,安妮就過來找我們“林總,上鉤了。”

“嗯,太好了,到時候弗萊就差不多要哭了。”

 “不,應該是他到時候都不知道去哪里哭”戰興在旁邊說道。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