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玲宇的電話有通,但是沒有接。

“林夏,今天老樊不是說去審東方云了嗎?”聶婷婷看著我說。

“對啊,我去東方家之前和他去看了一下東方云,看了之后我就走了。”

“你再打個電話看看。”

又打了一個,但還是打不通。

“你們先吃,我去公司看一下。”說著我拿起手機準備去公司。

“我也一起過去”白部長也拿著自己的東西起身。

“那有什么事情記得要通知我們”聶婷婷說完后我和白部長小跑著出了門。

到了公司我們直接去了地下室,關著東方云的那個房間還有燈亮著,可能樊玲宇還在里面。

我和白部長互相看了一眼,接著白部長就把房間門打開,沒想到樊玲宇還真在里面。

東方云已經暈死過去了,“老樊,你怎么不接電話?”我看著樊玲宇說道。

樊玲宇一直在凳子上坐著,看著地板,一句話也不說,手機在桌子上放著。

然后我又推了一下樊玲宇,推了之后樊玲宇才看著我,樊玲宇現在看起來很憔悴,有點頹廢的樣子。

“樊玲宇,你怎么了?”我又說道。

“少爺,我知道那幾次遇襲是誰派來的了。”

“嗯?”我和白部長對視了一眼,都感覺很奇怪,白部長問道“老樊,是誰?”

“樊坤”樊玲宇皺了皺眉頭說道。

“東方云告訴你的?”我看著樊玲宇問道。

“嗯,包括這次也是他指使的,不然以東方云的膽子和腦子根本做不了。”

“沒想到居然是他,我們早就該想到了,那你現在怎么個想法?”我看著樊玲宇說道。

“少爺,我今天想了很久,我的答案還是和之前一樣,但是我要親自動手抓他。”樊玲宇說完之后閉著眼睛靠在椅子上。

讓他做這樣的決定真的太困難了,但是樊坤做的太過分了,連自己的父親都不放過。

我拿起桌子上的水往東方云的頭上倒下去,本來暈死過去的東方云馬上驚醒過來。

東方云看著我,眼神不像早上一樣囂張了,不僅不囂張,還帶著一種害怕的眼神看著我。

“東方云,樊坤在哪?”我蹲在東方云的面前問道。

“那天他把我送走之后就離開了,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里。”

東方云的臉上都是傷口,手指甲都被拔掉了好幾個,而且他的手現在動不了了。

樊玲宇給他的手打了麻藥,拔手指甲的時候讓他感覺不到痛處,麻藥一過他馬上受不了了,就暈死過去了。

雖然感覺不到痛,但是讓他看著自己的手指甲被拔掉,這樣更痛苦,自己又無能為力,看著被拔,這樣是從心理上摧殘他。

所以導致現在他對我們有了害怕的心理,心里在自然抵觸我們。

東方云說完之后還一直在搖頭,邊搖邊說他不知道。

現在的東方云有點接近半瘋的狀態,“老樊,走吧,我們先去吃個飯。”

東方云被我們打暈了,我們關上燈就走了,白部長明天早上會讓人送到東方家。

本來白部長是準備打斷東方云的雙腿的,但是現在東方云已經這樣了,所以就沒有去做了。

  /j酷:`匠{:網*永}◎久免G{費看d小N=說x`0

而且東方云是樊坤指使的。

我們帶著老樊回到酒店,他們還在吃,我們都去一個半小時了,他們整整吃了一個半小時,雖然是邊聊天邊吃。

第二天早上白部長派人將東方云送走了,我和林興約好了今天早上一起去看看東方家的那些人的表情是怎么樣的。

所以我們跟著一起過去了,東方家的人基本上都在門口等著了。

昨天在的今天也都在,東方云現在還整個人軟的,不怎么能走,因為我發現他腳上的指甲也被拔掉了,而且還插了針。

最精彩的還是東方家那些人的表情,有些人是擔心,有些人表示無所謂。

而有些人幸災樂禍,東方云被白部長派去的人一推因為腳軟,然后又被推了一下。

走著走著就跪了下去,東方那老頭子一臉心疼,還親自過去把東方云扶起來。

可見東方云有多受他爺爺的寵愛,張耀今天沒有來,也可能回去了。

在接下來的幾天里,東方家的一半產業轉到我們的名下,而且我們還和上官家進行了合作,司馬家一直都很安靜,什么都沒管。

現在可以說馬來西寧的事情基本上處理完了,而且現在我們在馬來西寧的地位已經高過了那三個老頭了。

其實導致這個的原因不僅僅是表面原因,還有這幾個老頭的自身原因。

人一但老了,什么事都不怎么敢做了,都很小心翼翼。

說實話,如果是他們年輕的時候的話我們就沒有那么容易了。

聶婷婷用五六天把所有事情都搞清楚了,現在就差一個經理了。

經理找到之后我們就可以去下一站了,我已經有點迫不及待了。

在馬來西寧都待膩了,太無聊。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