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東方云惡狠狠地看著我,氣的都說不出話了。

     “東方少爺,你就在這里好好的待著吧,我先走了,拜拜。”我笑了笑說。

      東方云直到我走還盯著我看,“老樊,你務必要從東方云嘴里知道他的幕后人是誰,這個很關鍵,禿鷹忙國內,這個人將是我們接下來的對手。”

     “好的,少爺,您放心吧。”

     接下來東方云就交給樊玲宇了,白部長和聶婷婷現在正忙著和東方家搞經濟大戰,我現在的任務就是去東方家通知東方家的人東方云在我手上。

     白部長給我派了幾個保鏢,都是暗殺部的,有五個人在外面接應以防萬一,有兩個人陪著我進去。

     到了東方家,東方家的大門已經打開了,因為我提前通知了他們我要過去。

     東方老頭子在大廳等我,到了大廳就看見東方老頭子還有幾個東方家的長輩,他們的表情很嚴肅,看到我來了也是一臉冷漠。

“東方老爺子,您最近怎么樣?”我隨便找了一個位置坐了下去看著東方老頭說道。

“林少,你覺得這樣一折騰我還能很好嗎?再這樣下去只可能兩敗俱傷啊。”東方老頭很嚴肅地說道。

“老爺子,您都已經那么老了,還折騰啥呢,沒事曬曬太陽不是挺好的嗎?”我笑著說道。

其實就是告訴他放棄一切抵抗,“林夏,你就不怕你今天走不出我們東方家嗎?”這個時候一個較為年輕的人對我喊道。

但是看起來也有五六十了,我根本沒有去理會他繼續對東方老頭說道“老爺子,東方云在你們家是什么位置?”

東方老頭聽到東方云三個字眼睛都直了,一直看著我,我笑了笑站起來接著說“本來我們兩家可能是兩敗俱傷的,但是現在可不一定了。”

“你想怎么樣?我勸你放了云兒,他要是出了什么事我跟你沒完”剛剛那個人又對我喊道。

“嘿,哥們,別那么緊張嘛,東方云現在吃好喝好,比你們過的還好,你擔心什么?”我對那個人說道。

東家老頭這時候開口了“你到底想怎么樣?”

“沒想怎么樣啊,我只是想讓東方家消失而已。”我一臉無所謂的樣子說道。

“林夏,你以為你是誰,想讓我們東方家消失就消失?”這個時候一個男的從大廳外面走進來對我說道。

這個男的看起來二十多,比我稍微大一點,他一進來全部東方家的人都仿佛松了一口氣,東方家的人看我的眼神都變了。

看來這個人來頭不小,“這位兄臺,你那么兇干什么?我就是說著玩的而已。”我笑著對這個男的說道。

這個男的瞪了我一眼走到東方老頭的面前喊了一聲‘外公’,然后又把大廳里的人挨個叫了一遍,還是挺有禮貌的。

“林夏,東方家的事就是我的事,你動東方家就是在動我。”這個男的看著我說,但是我感覺這個人有點神經質。

“哥們,你不會是剛從精神病院出來吧?今天沒吃藥吧。”我說完之后這個男的一臉懵逼的看著我。

“你知道我是誰嗎?你知道我父親是誰嗎?”他這個說辭讓我想到了最近看的一個段子。

‘家父張二河’的那個。

“家父可是張二河?”我看著他問道。

“你...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誰?”他的表情表現的有點不可思議。

“難道你真姓張?”我笑著說道。

“我確實姓張,我叫張耀,那位是我外公,你可以去查查我是誰,就怕你到時候哭著來求我。”

“張兄,既然如此我就回去問問東方少爺,就此告別哈,拜拜。”然后我大搖大擺的離開了東方家。

出了東方家我撥通了白部長的電話“白部長,張耀是誰?”

“張耀?張家,首都張家,東方老頭還真敢叫他這個孫子過來。”

“張家?”我一臉懵逼,突然來了個張家。

“林總,你先回來吧,回來之后我在和你說。”

回到公司白部長已經在辦公室等著我了,“白部長,張家到底怎么回事?”

“首都張家,張家的幾個老爺子是英雄,都是將軍,這個張耀是張家的主事人的長孫。”

“張家主事人?那幾個老爺子最大的那個?”

“嗯,我們沒有考慮到張家。”

“那我們現在怎么辦?”我看著白部長說道。

“你父親還有你大伯和張家那幾位老爺子關系都挺好的,所以不用擔心他們會對你怎么樣,現在關鍵的是東方家怎么辦。”

“就是說我們現在不能動東方家了?”

“不是不能動,可以動,只是難,現在張家出面了,肯定會攔著我們動東方家,畢竟張耀的母親是東方家的人。”

這個時候我電話響了起來,是林焙焙打過來的“喂,焙焙,怎么了?”

“林夏,快點來機場接我和焙焙”是婧姝。

“婧姝,你們在哪吶?”

“我們在機場,還能在哪里?快點過來。”

說完婧姝就掛了電話,“林總,怎么了?”

“婧姝和焙焙過來了,她們兩個在機場,讓我過去接她們。”

“這個時候過來?那你先去把她們接過來吧。”

白部長說完后我放下手里的茶杯,趕到機場婧姝和林焙焙已經在機場的大門口等著我了,但是她們旁邊還有一個男的。

難道是林焙焙的男朋友?我走過去,婧姝看到我之后小跑過來跳到我身上抱著我說“林夏,你有沒有想我呀?”

“當然想啦”說完我就親了一下婧姝的額頭。

“你們兩個就別秀了,回去再秀吧。”林焙焙在一旁說道。

我放下婧姝看著林焙焙說“焙焙,你有沒有好點?”

“好多了,不然我怎么可能過來。”不過林焙焙的腳上還是有石膏,傷筋動骨一百天,現在也只是可以下床而已。

“剛回去兩天就過來,這個是你男朋友嗎?”我看著那個男的說道。

“額,這個是我弟弟”林焙焙白了我一眼說道。

“你好”林焙焙的弟弟看著我打了個招呼,我也禮貌性的回了一下。

“那我們先回去吧,先送你們去酒店,把東西先放下。”

婧姝和林焙焙帶了一堆東西過來,看來是要在這里長住了,“林興,你把那邊幾個箱子拿著。”林焙焙對她弟弟說道。

然后又對我說“林夏,你把那邊幾個箱子拿過來。”

帶著他們到了酒店,我把我之前的那間房推了,開了一間總統套房,因為婧姝他們要在這里住三個月。

總統套房里有三間房,我和婧姝一間,林焙焙和她弟弟每人一間。

  x看正t版d章“☆節$上酷/%匠網0bc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