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公司白部長和聶婷婷還有樊玲宇都在辦公室,“白部長,事情怎么樣了?”

     我一進去看到白部長就先問了他情況,畢竟是他弟弟出了事,我得先問他。“林總,你來啦。”白部長看著我說。

     “少爺,你坐。”樊玲宇看到我來了便起身讓我坐在白部長旁邊。

     “沒事,老樊,你坐吧”說著我坐到了他們倆的對面。

     聶婷婷還一直在忙著工作上的事情,這些事情本來也就不需要聶婷婷來管,他只要好好負責公司的事情就可以了。

“林總,我弟弟他們回去了吧?”

“是的,剛把他們送回去,放心吧。”我拿起茶杯說

“林總,接下來我們該反擊了,婷婷我已經派人保護了,我絕對不能讓我弟弟白死。”白部長握緊拳頭說道。

“白部長,事不宜遲,我們商量一下吧,我覺得首先要先找到東方云。”

“我已經派人去查了,只要一查到馬上把他抓回來。”

“既然這樣到時候抓到了直接讓東方家消失吧。”

“東方家在馬來西寧那么多年了,不是說消失就會消失的。”聶婷婷停掉工作坐在我旁邊說道。

“那婷婷,你的意見是?”我看著聶婷婷說

“現在表面上東方家已經被上官,司馬家孤立了,但是背地里他們還是一條心。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真正的去孤立東方家。”

“婷婷,你有沒有想過他們三家都被禿鷹控制著,我們就算孤立了東方家也沒有用,他后面還有禿鷹。”白部長看著聶婷婷說。

“放心吧,林叔叔剛剛通知我他現在在國內已經開始向禿鷹反擊了,現在禿鷹更沒有精力來管這邊的事了。”

  )酷v匠$,網正lY版T首~發…0;O

“那我們現在要怎么做?”樊玲宇問道。

白部長思考了一會說“婷婷,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想先把司馬家那老頭子的視頻先放出去一部分對不對。”

“對,先讓司馬家那老頭子吃吃苦頭,反正他那么怕死。自古以來,像司馬這種人都容易策反。”

“那上官家呢?”我看著聶婷婷說道。

“上官家就更容易了,上官印那么怕你,而且上官家和你們家還有合作,雖然不能讓上官家徹底孤立東方家,但是可以在表面上讓東方家誤解。”白部長說道

“對啊,有道理,他們肯定不敢在明面上得罪我。”我皺了一下眉。

接著聶婷婷繼續說道“抓到東方云之后讓東方家誤以為上官家和司馬家也參與其中了,這就是我們的最終目的。”

商量好之后我就讓樊玲宇把司馬家那老頭子的視頻放了一部分出去,剛放出去一個小時,整個馬來西寧都沸騰了。

司馬家的老頭子影響力是很大的,現在出了這種事,新聞在播報這件事,記者趕去采訪司馬家,整個司馬家已經忙的揭不開鍋了。

現在放出去的視頻也還只是比較輕一點的,嚴重的還沒有放出去,如果把這段視頻放出去了,司馬家的股票就會跌的更厲害。

兩個小時后司馬家派人過來了,是司馬戒帶著人過來的,指名道姓要見我。

我一開始一直壓著他,讓他在大廳等著,又等了一個小時,司馬家終于憋不住了,司馬那老家伙電話直接打給了聶婷婷。

最后我才讓司馬戒進來見我們。

“呦,司馬公子,來寒舍有何貴干。”我看著司馬戒說道。

“林少之前是我不對,請您原諒。”司馬戒說著就鞠了一躬

“什么?什么原諒?”我假裝一臉疑惑著看著司馬戒說道。

“林少,您就別為難我了,我知道你還在意那件事,所以我特意拿來我爺爺珍藏多年的名畫來向您賠罪。”說著他旁邊的人遞了一副畫過來。

司馬戒又接著說“林少,這個是唐伯虎的代表作,我相信您一定比我懂吧。”

這個司馬戒還是有點心機的,這個時候了還想著給我裝臺階。

“懂懂懂你的頭,我不懂,不好意思,司馬少爺你還是拿回去吧。”像這種人就不能慣著他。

司馬戒聽到我說的話之后連忙道歉,“你給我這個畫還不如來點實際的東西呢。”說著我把手拿起來比了比錢的姿勢。

“林少,我懂,這張卡里有你喜歡的數字。”然后又遞了一張銀行卡給我。

“好了,其實呢我只是一時心情不好,放錯了視頻,一不小心把你爺爺的給放出去了,我只是想對付東方家而已,還請司馬少爺能幫我給你爺爺道個歉。”

這里的潛意思就是告訴司馬戒,我要對付東方家,讓他回去告訴他爺爺聽,最好不要插手,不然晚節不保。

聽完我說的話之后司馬戒連忙說“好好好,林少,那我先回去了。”

說著就準備走了,快要出門的時候我對著司馬戒喊道“等下,把你那個畫留下來。”

想把畫帶走?想得美。司馬戒聽到我說的話之后還猶豫了一下,然后對他的手下說“把畫給林少送過去”

他們走了之后白部長他們走了進來,“林總,這波很秀啊”聶婷婷看著我說道。

“還是聶總你教的好啊。”我對聶婷婷說道。

然后我打開那幅畫,還真是唐伯虎真跡,“婷婷,你怎么知道司馬這老家伙有這幅畫?”

其實我是懂畫的,也很喜歡國畫。

“之前我去過他家,看過了,現在想到婧姝一直想要這幅畫,就當給你和婧姝當禮物吧,之前你們訂婚我都還沒來得及給你們紅包。”

“婷婷,你這也太大方了吧。我就替婧姝謝謝你啦”

“行了,別貧了,接下來就是去找上官印了。”

說著白部長的電話就來了,白部長掛掉電話說“東方云找到了,現在已經派人去抓了。”

白部長說完我對著樊玲宇說“老樊,事不宜遲,你今天晚上約一下上官印一起吃個飯,去訂上官家名下的酒店。”

“是,少爺,我現在就去訂。”樊玲宇說完就出去了。

“白部長,東方云現在的位置在哪?”我看著白部長說,聶婷婷也一樣很期待這個結果,因為我們幾乎把整個馬來西寧都翻過來了。

“東方云跑到t國去了,還好婷婷提醒我不用盲目于在馬來西寧找,不然還真沒那么容易找到,關鍵是他現在改了身份。”

“那這就更加證明他的背后有大人物了。”我對著他們兩個說道。

司馬戒回去之后被他爺爺痛罵了一頓,司馬家找了很多關系,公關做了很多才把這件事情控制下來。

晚上我和樊玲宇到了上官家名下的酒店,剛到酒店家有一堆服務員在門口等著,上官印親自迎接我。

“上官少爺,辛苦你了。”

“林少,不辛苦不辛苦,您能來是我的榮幸,請吧,林少。”

然后又對樊玲宇說“樊總,請。”

這個上官印還挺懂的,整個酒店只有我們,今天晚上不對外營業。

這個酒店是當地有名的店,就是沒有房間,只限于吃飯。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