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剛走,下午就來了一大堆辭職信,還有很多公司直接過來解約。

     這些事聶婷婷其實早就想到了,所以我并不要擔心,聶婷婷會處理好,我只要幫助她拿下這些產業就行了。

晚上戰興到了,接到戰興之后他馬上就讓我叫他哥。

“想讓我叫你哥?你想的美吧,還騙我”說著我踹了他一腳。

接著說“你還有什么事情瞞著我不,勸你快點說,不然下次就踹你兩腳了。”

“沒有沒有了,你要是再踹我,婧姝讓我給你帶的衣服我就不給你了。”

“哈哈,大哥,我錯了,您就放小弟一馬吧。”

到了酒店聶婷婷說“好了,你們兩個別鬧了,下車吃飯。”

這次我們真的是來到了自己的產業,這家酒店是聶婷婷爸媽的,一直都掌控在聶婷婷手里。

知道真相的我真的說傻了“婷婷,你怎么有錢為什么不早說,早知道就不給你安排工作了。”

“你自己自作主張,本來想著告訴你的,你那時候已經幫我安排了。”

我之前還一直想著聶婷婷沒有收入怎么辦,現在才知道,這小妞可能比我還有錢,當然只是我而已。

  “◎更新最《快上}酷匠B網0YD

“行吧行吧,我的錯行了吧。”

在到酒店之前聶婷婷已經把菜都點好了,我們一到就可以開始吃。

“戰興,現在我的事解決的怎么樣了?”我看著戰興說。

“沒事,差不多可以解決了,禿鷹的目的就是把你們給逼到國外來,但是不管他有沒有逼你出來我父親都已經和白部長安排好了。”戰興嚼著飯說。

“也就是說這次剛剛好借他的勢咯?”樊玲宇在旁邊說道。

“沒錯,現在禿鷹可能還不知道我父親還活著,他怎么一弄也不會讓他產生懷疑。”

“現在龍哥怎么樣了?雖然他幫了禿鷹。”我問道。

“龍哥還好,每天還是一樣。現在最重要的是把我們在這邊的產業都收回來,太久沒有人管理了,肯定有害蟲。”

“我也沒有想到我爺爺的合作伙伴,好朋友,最后居然會這樣。”聶婷婷放下筷子說。

“那你現在怎么辦?”戰興看著聶婷婷說。

“能怎么辦?重新來過唄,一點一點的鞏固起來,雖然現在股份全部在我手里,但是客戶都已經被他們三個老家伙帶跑了。”

“沒事,慢慢來吧,不著急。”

“戰興,你這次過來待多久?”我問道

“待兩天吧,我們的‘白’海豚還等著我回去打理,等我把分公司弄清楚了就過來幫你們。”

“沒事,這邊我三個還可以站得住,我們的分公司一定要搞好。”

“放心吧,我已經和曉飛還有石彬彬商量好了,到時候弄好了之后我們都一起過來幫你。”

“你和他們說了?”

“他們一直問,但是我只是告訴他們一部分,有些事情他們現在還不能知道,等時機合適再告訴他們吧。”

“也是,對了,我學校的事你得幫我搞清楚啊,別到時候我連學歷都沒有。”

“你放心吧,你爸已經幫你弄好了,到時候畢業直接給你發證書。”

“對了,白部長再次派進去的人有什么消息嗎?”聶婷婷看著戰興問道。

“有,禿鷹好像在計劃著什么,但是還不知道是對付誰的,我們現在知道的就是禿鷹想得到情報部門,還有你爺爺剩下的其他產業。”

“什么,白部長還派了人進去?”我都還不知道這個事情。

“我也是前天剛知道的,那天我們走了太匆忙了,白部長沒來得及通知我們。”聶婷婷回答道。

“我很想知道既然白部長已經是我們的人了,禿鷹得到情報部門又怎么樣?只要白部長不同意他什么事情都辦不了啊。”我看著聶婷婷問道。

“我也很想知道這個問題”戰興也說道。

“怎么說呢,其實只有幾個部長和幾個高層是認人的,其他人都是讓牌的,這么說你們應該懂了吧?”

“懂了,也就是說只有禿鷹把幾個部長換掉,其他人也可能不知道這個事情。”

“對,就算知道也沒有用,他們除了認我爺爺之外,就只認牌了。”

這邊說的牌并不是真正的牌,就是暗號,也就是之前我給他們的暗號。

“對了,還有一件事。”戰興突然放下筷子說。

“什么事?”我們個異口同聲的問道。

“就是林氏的高層人員被滲透了,現在還不知道是誰,關鍵是高層人員多,現在還在排查。”

“禿鷹那么有實力?林氏他也能滲透。”樊玲宇說道。

“禿鷹的實力不容小覷啊,小夏,這個事情你父親之前有和你說過吧?”戰興問我說。

“對,說過,看來禿鷹早就已經發現我了,這個事情去年我父親就和我說了。”

“現在看來不止一個。”戰興又說道。

“到時候讓白部長派進去的人去查查,看看到底是誰。”聶婷婷說。

“白部長已經通知下去了。”戰興說道。

吃完飯我們就各自回房間休息了,因為吃完飯都已經快十點了,明天還有很多工作要做,我和戰興住一間房。

樊玲宇和聶婷婷一人一間,現在的情況大概已經明了了,我們現在最關鍵的任務就是把產業收回來。

然后壯大起來,最后再對付禿鷹,現在就怕禿鷹時不時又來一個炸彈。

回到房間戰興洗完澡就趴床上睡覺了,可能是坐飛機太累了。

我還打了一會王者才睡覺,第二天醒來聶婷婷和樊玲宇已經先去公司了,我和戰興過去的時候都已經十點半了。

到了公司聶婷婷還在會議室里和客戶談生意,聽樊玲宇說聶婷婷今天上午已經和五個客戶談了,希望他們不要終止合作。

還好有幾個是聶婷婷爺爺的老客戶,所以并沒有為難聶婷婷。

十一點左右聶婷婷談的第六波客戶出來了,“黃總,希望我們合作愉快。”

“好的,聶總,合作愉快。”

看這個情況這個客戶聶婷婷是談下來了。

這個黃總剛走聶婷婷就走到我前面,“你們兩個怎么不繼續睡?”聽聶婷婷這個口氣就知道她不爽。

搞得我都不知道說什么了。

“算了算了,下午還有幾個客戶要過來,到時候你們三個得一起在場。”說完聶婷婷就回辦公室了。

“樊玲宇,她這個怎么回事?”我看著樊玲宇說。

“少爺,上午有幾個客戶態度強硬,要婷婷讓利,我一個人撐不住這個場子。”

“看來下午我們必須在場了。”戰興說道。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