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挺累的,得打打坐了,好久都沒有打坐了。

     兩個小時后聶婷婷把我叫起來,“你餓不餓?這個船也是臨時聯系的,也沒有準備什么東西我們就上船了。”

     “還好吧,你餓嗎?”

     “我也還好,現在已經到公海了,我們可以去外面了。”

     我和聶婷婷其實都一直待在船底,只有一個小窗戶可以看到外面,到了外面發現船上的人就我和聶婷婷還有幾個開船的。

“不是說這種船是很多人坐的嗎?”

“你命好,你大伯把這個船包下來了,對了,你那個堂哥到了之后會過來找你一趟。”

“還堂哥呢,這小子見到他得揍他一頓,對了,我們現在去哪里?”

“去一趟馬來西寧,帶你見一見我爺爺的一些老朋友,他們會幫助你。”

“對了,你還沒說你爺爺在外國怎么還有產業呢。”

“你大伯的那件事之后我爺爺就暗地里又去投資了一下產業,為的就是防禿鷹。”

“你爺爺為什么當時不直接除掉禿鷹呢?看禿鷹的性格都能知道這不是有緣人。”

“我爺爺在遺囑里說他當時也不確定禿鷹是不是,所以也不能妄下結論。”

“是不是你爺爺必須把情報部門交給有緣人?”

“嗯,算命先生說必須交,這個關系到我家的后代,當時爺爺以為禿鷹就是,所以也就把很多產業交給他了。”

     “那你爺爺在外面還有什么產業?”

“各種產業都有,現在我們的任務就是把這些產業收到我們的手下,怎么多年沒有爺爺管了,這些產業都不知道怎么樣了。”

“那你爺爺那時候怎么不找合伙人?”

“找了啊,但是后來爺爺走了之后就沒有聯系了,但是你放心那些產業都有我的人在里面。”

“那我就放心了,什么時候才有到馬來西寧?”

“沒那么快,你去睡一覺吧,那里有房間。”

大伯把這個船都包下來了,所以這個船上的房間也任由我選,早知道當初就不去和龍哥搞七搞八了。

而且樊坤當時就已經和龍哥聯手了,我說怎么會被耍。

到時候到了還得讓白部長給我查查之前的那些高層去哪了,必須給找到,一個一個找到。

第二天睡到十點才醒,船上也沒什么東西,所以只能吃魚了,一直到第三天下午才到,但是我們先是去了一個小島嶼。

然后聶婷婷拿出我們的假身份買了飛機票,飛馬來西寧的,樊玲宇早就已經到馬來西寧了。

晚上到了馬來西寧,是樊玲宇過來接我們的,然后我們剛出飛機場就有一個車隊過來了。

“林夏,他們來了,你當時候說話可要機靈點。”

這些車對都是聶婷婷爺爺的老朋友派過來的,這些車開到我們面前,然后下來了一個人,穿的很正式。

“聶小姐,林少爺,請。”這個人說著就拉開了其中的一個車門。

我們三個坐了上去,而他自己就坐第一輛車,我們的這個是第五輛車。

“樊玲宇,你這幾天都在哪住的?”

“少爺,走的時候董事長給了我一張卡,這幾天住的都是酒店。”

“那你這小日子過得不錯啊,樊坤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

“知道了,少爺。”

“怎么說呢,不要把他逼得太緊,能把他勸回來就勸回來,不要鬧得太僵了。”

“知道了,少爺。”

  /更新最快A“上Y酷}匠L網~0

樊坤和樊玲宇的事情還是得由他們兩個自己解決,我插手不不了,也不能說插手不了,我一插手就難辦了。

還是讓他們父子倆去解決比較好。

“婷婷,打個電話回去唄。”我看著聶婷婷說。

“想婧姝啦?”

“那肯定想啊,這都好幾天沒見了。”

“等下回去了來,先去見一下我爺爺的老朋友。”

現在打個電話都要經過聶婷婷,我的手機已經不能用了,當時都沒有帶出來。

經過市區,到了郊區,然后又經過了一段很偏僻的路,十分鐘后遠遠地就能看到前面有一套別墅。

特別大,比婧姝家還大,“你爺爺的朋友這也太有錢了吧。”

“你想多了,這個是他們的辦公區,是集團出錢做的,我爺爺也在他們幾個老家伙那里占了一股。”

“原來你爺爺也有占股,占了多少?”

“包括我爺爺一個四個人,每個人四分之一。這次我們來的目的就是把這個股份轉到我名下,他們幾個老家伙想私吞。”

“難怪你第一站就要到這里,這個企業應該很大吧。”

“嗯,很多著名產業都是有合作的,所以你務必幫我把股份拿下。”

“沒問題,不知道有沒有什么獎勵啊。”

“到時候我分你一半”。聶婷婷很認真的和我說。

“別別別,我害怕,我幫你收回來就好了。”

“沒事的,我爺爺在遺囑里有交代,所以產業最后都要分一半給你,所以你放心收下就好了。”

“婷婷,這個事情以后再說吧,我們先想著待會進去怎么應付他們吧。”我低聲跟聶婷婷說道。

“待會只能隨機應變了,他們幾個老頭精著呢。”

車隊緩緩駛入大門口,下車后,大門上有一個牌子叫‘天道酬勤’,這時聶婷婷在我旁邊說道“這個字是爺爺親子提的。”

“我靠,你爺爺這可以說是大書法家了啊,這也太牛掰了吧。”

“三位請進。”來機場接我們的人說著帶我們走了進去。

接著他把我們帶到了會議廳,一進去就看到里面有三個老頭,其中一個還喝著茶,另外兩個在玩手機。

聶婷婷進去后就挨個叫了一下,司空,上官,東方。都是兩個字的姓。

“婷婷,這兩位是?”那個姓東方的看著我說。

“東方爺爺,這位是我的男朋友,林夏。還是一個是我的助理”聽到聶婷婷這樣介紹我,我其實是一臉懵逼的,但是聶婷婷肯定有她的道理。

“婷婷都交男朋友啦,本來還想把戒兒介紹給你的。”另一個姓司空的又說道。

“謝謝司空爺爺的好意,但是我已經有男朋友了。”

“婷婷,我們知道你這次來是為了你爺爺的股份的,今天也挺晚的了,要不先送你們去休息吧。”上官又接著說。

“好的,上官爺爺,那我們明天再一起吃個飯?”

“好好好,小胡,送聶小姐去酒店。”

“是”剛剛帶我們進來的那個人說走進來說。

我們到了酒店,那個小胡幫我們訂了兩套房間,一套是樊玲宇的,還有一套是給我和聶婷婷的。

回到房間,我看著聶婷婷等她給我一個解釋,但是她一回房間就和我說“累死我了,老公,過來幫我捶捶背。”

“好嘞,我脫個衣服”我知道這里可能有監聽器,或者有監控,所以暫時得先配合聶婷婷。

按了一會聶婷婷又說“老公,我想洗澡,要不要一起啊。”而且還帶著有點嫵媚的語氣說的。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