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被推掉之后,戰興的手機強行被我們掛掉,他也被我們強行拉下樓。

“你小子,接那么久電話,勞資好不容易上星耀。”我瞪著戰興說。

“沒事沒事,晚上帶你打回來。”

“你確定?”

“我什么時候騙過你?”

說真的,不想和他一般見識,經常都騙我。到了樓下沈瑩瑩已經在等我們了。

  酷B匠@、網-b正?版W首N發‘@0x

“戰興,你手機是沒電了嗎?剛剛怎么突然之間掛了。”沈瑩瑩看著戰興問道。

我們三個看了沈瑩瑩一眼趕緊上了車,戰興一上車就小聲的在責怪我們,在他上車前我們就商量好了,等下他上車不理他。

讓他尷尬一會,沒想到他居然還不尷尬,一直在找我們說話。

沈瑩瑩爺爺安排的是去他們自己的產業吃飯,進了包間沈瑩瑩的爺爺已經在里面等我們了。

“來來來,快坐,醒了半小時的酒,嘗嘗?”沈瑩瑩的爺爺問道。

不過問歸問,還沒等我們開口他就起來給我們倒酒。

“沈總,我們自己來就行了,不用勞煩您。”我站起來接過沈瑩瑩爺爺手里的酒說道。

“你們幾個年輕人是我至今見過最讓我欣賞的年輕人,希望你們以后可以一直這樣。”

“沈總,你放心,來我們幾個敬您一杯。”我們拿起手里的酒一起站了起來。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大家吃的也差不多了。“走,去我這邊的辦公室,帶你們嘗嘗我泡茶的手藝。”

說著就帶這我們去了樓上的辦公室,這里的環境很好,可以通過窗外看到外面很多景色,沈瑩瑩的爺爺也是一個懂得享受的人。

“來,幾位坐下,瑩瑩把我珍藏的茶葉拿過來。”

沈瑩瑩拿了好幾盒茶葉出來,但是不同的種類,還有我最喜歡喝的大紅袍。

泡茶是很講究的,泡好一杯茶或一壺茶,首先要掌握茶葉用量。但是這個并沒有規定要多少,沒有統一標準,但是按照茶的種類和茶杯的大小來決定的。

所以掌握一種茶是要下功夫的,沈瑩瑩的爺爺也算是厲害,幾種茶都會,很多人只能把自己喜歡喝的茶給泡好。

這或許就是沈瑩瑩爺爺成功的一個小細節吧。

泡茶對水溫也是有要求的,一般說來,泡茶水溫與茶葉中有效物質在水中的溶解度呈正相關,水溫愈高,溶解度愈大。

茶湯就愈濃;反之,水溫愈低,溶解度愈小,茶湯就愈淡,一般60℃溫水的浸出量只相當于100℃沸水浸出量的45-65%。

而沈瑩瑩的爺爺連水溫都能控制的很好,用的水還是純凈水。

故而泡出來的茶達到了一種境界,喝起來清新可口,口感很好。

“你們感覺怎么樣?”沈瑩瑩的爺爺問我們

曉飛他們不太懂茶“沈總,好喝。”

而我從小我爸就教我泡茶“沈總,水溫控制的很好,茶葉也是適量,口感自然好。”

“小林,學過茶?”沈瑩瑩的爺爺看著我問道。

“小時候家父有教過。”

“茶文化是我們的傳統,和酒一樣,是要傳承下去的,你們幾個還要學習啊。”沈瑩瑩的爺爺看著曉飛他們說。

他們幾個連忙點頭,。

“你們幾個年輕人我很喜歡,不如你們三個來我公司上班吧,條件你們開,當然了,但是自由的職業,你們還是你們公司的老板。”沈瑩瑩的爺爺看著戰興他們三個說。

“沈總,那我呢?”我看著沈瑩瑩的爺爺說。

“你啊,你得守著你們的公司啊,讓他們三個來這邊的分公司,你們這邊的分公司我全額負責,股份不多占一分怎么樣?”

“沈總,您這是在和我們開玩笑嗎?”戰興看著沈瑩瑩的爺爺說。

“當然不是開玩笑的,我真的很欣賞你們的才能。”

“沈總,我覺得像這種事情是有兩種價值觀的。”戰興又說道。

“那你說來聽聽。”

“雖然在您這再加上我們公司的盈利我確實能賺不少錢,但是賺錢是”說著戰興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這賺錢屬于兩種價值觀,第一種人要錢,他就喜歡在有錢了之后把貴的東西穿在身上,來告訴大家我是有錢人,但是顯然我是第二種人。”

“第二種是什么人。”沈總{沈瑩瑩的爺爺}問道。

“第二種就是穿的普通,但是這身衣服因為他穿了而變貴了。”

“嗯,你這么一說我就懂了,價值,挺好,我越來越喜歡你們了。”沈總看著我們說。

“沈總,我們也越來越喜歡您了。”哈哈哈,石彬彬這話一出搞得我們幾個包括沈總都笑了。

“你們都是好樣的,不過我剛剛也沒有開玩笑,你們可以考慮考慮。”沈總說。

“沈總,不用考慮,年輕人沒有點夢想沒有點斗氣和咸魚有什么區別。”曉飛看著沈總說道。

九點半沈總就讓沈瑩瑩把我們送回去了,第二天還得談合作,讓我們早點休息。

早點休息是不可能的,今天必須上星耀,而且還要多打幾顆星,不然下次我一個人玩的時候又要掉下去了。

玩到凌晨1點多,第二天鬧鐘響了幾遍才起來,沈瑩瑩還是像昨天一樣很早就叫人過來接我們了。

合作也很順利就談下來了,現在回去之后就要開始忙這邊分公司的事了。我們訂的是晚上的飛機,因為得請沈總吃頓飯。

中午吃完飯,我們趕緊回去繼續睡,吃飯一吃完就困死了。

晚上吃完飯沈瑩瑩親自送我們去機場,路上還問我們準備派誰過來到分公司這邊,當然是派戰興啦。

不過我沒有這樣說“小沈總,你希望派誰過來?”

“我都可以,你們誰過來我覺得都好。”

“真的嘛,小沈總?”石彬彬在旁邊賤賤的來了一句。

回到L市也已經快凌晨了,我們沒有通知他們,但是我們一出飛機場就發現表姐他們都來了。

眼睛看著我們手里拿著的東西,而戴雨則是看著我們四個,那個眼神不用說了。

“呀,表姐,怎么早啊。”我走過去看著表姐說。

“什么話都別說了,我的東西呢?”我把我手里屬于表姐的東西拿給表姐

然后走到婧姝身邊“這些是給你買的。”

“又亂花錢,不過我還是很喜歡的。”然后在我臉上親了一口。

“放心,這些都不是我花的錢,你們的東西都是戴雨付的。”我在精姝耳邊說道,婧姝聽后馬上就懂了。

坑戴雨就是爽,看他那個小眼神,要是眼神可以殺人的話,可能已經把我們殺一千遍了,特別是戰興,因為戰興完全就是蹭的東西。

關鍵是我和曉飛還有石彬彬也就每個人給自己買了一個東西,但是戰興買的和表姐他們的東西一樣多。

按照戰興的意思就是你們有女朋友,我沒有,我不買多一點不就虧本了。

這邏輯,符合我的損友標準,果然是我自家的。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