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龍哥的往事,我沉寂了好久。直到下飛機我才緩過來,“林夏,幫我把包拿著。”婧姝把手里的包遞給我。接著摟著我的手

“我一個大男人拿著女人的包真的好嗎?”

“怎么?你不愿意啊”

“怎么能不愿意呢?我太愿意了。”

所有的行程在昨天晚上他們已經安排妥當了,到了酒店戴著口罩的林焙焙已經在大廳等我們了。

“婧姝,怎么你這閨蜜也來了?”我低聲說道,但是一不小心被表姐聽到了

“人家也有假期的啊,就允許你出來玩,別人就不能出來玩了?”

“表姐,我哪有這個意思,你這冤枉我。”

“冤枉你個頭冤枉,還不快過去幫焙焙拿東西。”婧姝看著我說

“為什么是我拿啊。”

“你沒看到我們手里的東西都那么多啊,就你一個男的手里沒拿什么東西,不是你去拿那誰拿?”曉飛埋怨著說,因為除了婧姝之外,她們的帶了一大堆的東西

“來,焙焙,我幫你拿吧”我走過器拿起林焙焙的東西說。

“哈哈,那麻煩你啦,婧姝我們走。”現在變成了婧姝摟林焙焙的胳膊了。

表姐訂的是總統套房,所以他們一回到房間就又準備開始看僵尸片了。

“你們不要休息嗎?昨天晚上又那么晚才睡。”

“夏夏,老實說你是不是虛了?看電影睡什么覺”石彬彬在我旁邊說了一句。

實在沒辦法,又陪他們看了一下午的電影。

五二,是我們“白”海豚約和海南這邊取景場景的公司談合作的日子,今天我,石彬彬,戰興,曉飛都要過去,只有戴雨陪著表姐他們。

表姐她們決定去逛街,當我們出門的時候看著戴雨透露出那絕望的表情的時候,那是一個爽啊。

“小戴戴,你就好好陪著他們去逛街吧,等我們回來好好犒賞犒賞你。”曉飛臨走前對戴雨說。

我們來到對方的公司,對方把我們安排到會議室里,談合作的人卻遲遲不出現。

“他們怎么那么慢來,這都等二十分鐘了。”曉飛扯了扯領帶說。

“沒事,再等等,到時候沒準這個就是談判的資本。”戰興拿起茶杯說。

又過了十分鐘,他們才來人。是一個女的,談合作派女的過來就是不一樣,而且長得還挺漂亮的。把我們幾個之前的怨氣都給澆滅了。

“各位,不好意思,剛剛有事耽擱了。”

“沒事沒事,來了就好。”石彬彬第一個開口,這小子絕對被迷住了。

“怎么稱呼?”我看著她說。

“我叫沈瑩瑩,你們可以叫我小沈。”沈瑩瑩笑著說。

“還是叫沈總吧,沈總,咱們開始吧。”戰興說。

“對啊對啊,沈總,快坐著說。”曉飛看上去貌似也被迷住了。

整場交談下來,石彬彬和曉飛一句話都沒有說,一直看著沈瑩瑩,都是我和戰興在談。問他們的意見,他們兩個都說你們決定就好。

這給我氣的啊,最后還是我們占了點優勢,本來是可以很有優勢的,但是這兩個人都不唱戲,搞得我們沒辦法實行計劃。

“兩位林總,鐘總,石總,已經到飯點了,我請你們去吃飯吧,以表歉意。”沈瑩瑩站起來看著我們說。

“好啊好啊,沈總帶路”石彬彬趕緊說道。這樣也好,待會趕到表姐他們那里肯定得拿這個拿那個。

不過這個時候表姐打來電話“喂,你們談好了沒有,談好了就給我過來。”

“表姐,這不人家要請我們吃飯。”

“吃飯?男的女的?女朋友還要不要了,你們讓戰興去就行了,其他的全部給我過來。地址發你手機上了,抓緊過來。”

“戰興,我們已經陣亡了,接下來就交給你了”我摟著曉飛和石彬彬的肩膀說道。

“唉,替你們惋惜,好了,交給我吧,爸爸幫你們完成愿望。”

“你們怎么了?”沈瑩瑩問道。

“沈總,我們突然有點急事要處理,就讓鐘總和你去吧”我看著沈瑩瑩說。

“那鐘總請。”

曉飛和石彬彬都氣死了,一上車就開始抱怨“買買買,就知道買。”

“就是,連個休息的時間都沒有。”

“那你們女朋友還要不要了?不要了的話,我現在送你們過去。”我開著車說。

“小夏,你是不知道啊,自從和小美在一起以來除了她我都沒敢看其他的女的”石彬彬嘆了一聲氣說。

“對啊,我也一樣,不就是想問問野花的味道嘛,我們又不摘。”

“行了行了,打住,戰興剛好沒女朋友,看看他的本事怎么樣。剛剛我看那個沈總對他貌似有意思。”

“也是,算了,小美才是我的愛。”

曉飛也跟著說“對,雨馨才是我的愛。”

男人有時候就是這樣,其實他很愛,但是可能就是會控制不住的去yy,這個是沒辦法避免的,不過心還是在你這邊。如果一個男人心不在你這里了,他或許就直接出軌了,沒有顧慮。

但凡這個男的還愛著自己的女朋友或者老婆,他聞野花之前就會考慮到家花并且會放棄采這朵野花。

我們到了表姐發過來的地址,是一個法國餐廳。當然啦,我家有參股,我們到了包間發現戴雨身邊放著一大堆的東西。而且他正在狂吃,可能上午累壞了。

“小戴戴,真是辛苦你了,我們說過會好好的犒勞你的,待會你看到什么喜歡的就買,我付錢。”曉飛坐到戴雨旁邊說。

“你說的啊,騙我不得好死。”

“當然啦,還有我們的大彬哥和小夏都會幫你買單的,你盡情的挑三件東西。”

“好,那就這樣說定了,騙我你們都不得好死。”戴雨夾了一塊魚肉到嘴里說。

而且戴雨還要求哪個東西誰付錢得他來定。

看來石彬彬這個鐵公雞要拔毛了,果然,戴雨買了一塊勞力士綠水鬼,這塊表是石彬彬付的,而且這個還是最便宜的。

曉飛付的是一套西裝,ErmenegildoZegna里的一款限量版西裝。花了七十多萬,

我付的是最貴的,一個十克拉的鉆戒,戴雨也能狠得下心讓我付錢,一個十克拉的鉆戒還是最貴的那一種,一千多萬,我也就準備給婧姝買一個五克拉的鉆戒,戴雨一下就給我來了一個十克拉。

按照戴雨的話來說我還不虧,因為這個是他買來給表姐當婚戒的,而這個錢還是我出的,給自己的姐姐買東西天經地義,所以不虧。

  @酷匠B網Jg首%發"^0B?

表姐聽到戴雨是準備拿來當婚戒的,當時就不爽了“戴雨,我弟弟買的你只能拿來當禮物送給我,而且這個是我弟弟買的,婚戒必須你自己買,而且不能比這個便宜,不然你就慘了。”

戴雨當時聽了都懵逼了,“哈哈哈,小雨啊,你這有沒有聰明反被聰明誤的感覺。”說著我就讓服務員不要包裝了,遞給戴雨說“來,小雨,給我姐戴上。”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