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個人走著還囔囔著要去告我們,很巧,我們剛進去就碰到了他們。

還在電梯里的時候戰興就說了“他們肯定是來鬧事的,待會別讓他們走。”

我們擋在他們的前面,不讓他們走。

“滾開,誰讓你們在這里擋路的?”其中一個人對我們喊道。

“老板,就是他們要我們退款的。”財務部的部長走到我們旁邊說。

“你們幾個誰是老板?給我一個解釋”剛剛那個說話的人又開口說道。

“我們幾個都是,您想要什么樣的一個解釋?”我笑著看著他說。

“憑什么不讓我們退款?小心我們去告你們。”

“先生,你們的場地我們都已經訂下來了,這些都是要錢的,所以沒有辦法把錢退給你們。”

“你確定你們不退?你們就不怕我去告你們嗎?”

“那你們是確定要去告我們嗎?”

“只要你們把錢退過來,我們就可以不告你們,并且還要賠償我們的損失費,誤工費。”

“這些,錢我們可以退給你,但是你說的損失費,誤工費這些都是不可能的。”

“既然你們不愿意,那就放我們離開,這件事情你們就等著收傳票吧。”

“你們別得寸進尺,以為我們是好惹的?”曉飛指著他們大聲說道

  \…最'新章節上f:酷@R匠_~網@#0

“哼,你們算個什么東西?開了一家公司還真當自己是老板了?就實話和你說吧,我們是這片區的負責人,這片的保護費都是我們收,你們居然不了解了解這誰的地盤。”

“保護費?大哥,你們這些可以直說的,還勞煩您用這種方式,當初是我疏忽了。”看來得逗逗他們了。

“之前你們那個員工,還真敢收我們的錢,現在馬上開除。”說著他又指著一個營銷部的人說道。

“大哥,不知道方不方便知道您上頭是誰?”

“怎么?不相信我?”

“不是不是,只是想讓您疏通一下關系而已,看看能不能借著您來認識認識。”

“好說好說,我上面是王大王哥。只要錢到位馬上給你引薦。”

王大就是之前樊坤堵我那次,戰興叫來的王大少的親哥。

沒想到他居然把注意打到我們頭上來了,戰興確實和他弟弟有交情,但是他弟弟王大少不知道戰興的背景。

“戰興,這里就交給你了,我得回去送婧姝去上班了。”

“好,那你先回去吧。”

“你們敢找我們收保護費,誰給你的勇氣?梁靜茹嗎?”我剛準備走,曉飛就指著他們罵道。

我還以為又要出什么事了,看來只是小事情而且。

送完婧姝后戰興也處理完了,打電話告訴我說,是其他的婚慶公司聯合起來找王大來搞我們的,他們把我們說的話都錄下來了,本來想著我們態度惡劣就直接讓我們上新聞的。

但是沒想到我好聲好氣的和他們說話,這個小混混沒有辦法,就說收保護費,來嚇唬我們。而這個小混混還以為自己成功了,現在直接被戰興送進去了。

看來得讓樊玲宇告訴整個L市的地下組織我們是樊玲宇罩的。

不然這種小事時不時又來一起,哪有那么多時間處理這些小事。

現在可以說樊玲宇一說話,整個L市的地下組織都會抖一抖,,畢竟是跟著我混的。????

從樊玲宇的辦公室里出來就又接到了石彬彬的電話。

“喂,小夏,好久都沒回學校了,要不要一起回去簽個到。”

“可以啊,反正也沒什么事情做。”

回到學校發現原來石彬彬是為了讓我把他送過去,他是要和張小美約會去。

“石彬彬,你連公交車的錢都不付嗎?”知道真相知道的我瞪著石彬彬說。

“我有那么帥的夏夏干嘛還有坐公交車,又那么擠。”

“我告訴你,你下次再這樣你就死定了,你嫌公交車擠自己去買車。”

石彬彬居然理都沒理我直接下車走了,為何有如此損友。

婚慶公司最近不忙,學校又不想去,自己家公司又有表姐在。現在只能去聶婷婷那邊看看了,這小妮子,一次都沒有去婚慶公司簽到。

我悄悄走到她后面“聶助理,在干嘛吶?”然后拍了拍她的肩膀。

“能干嘛?重新審視一下手機里的信息。”

“你還會干這個?”

“你以為我小時候是白訓練的?行了,別打擾我了。”

“行吧行吧,我去白部長那邊看看。”

真的是無聊到到處亂逛,“林總,你來得正好。”

白部長看見我趕緊向我走過來,“嗯?為什么這么說?”

“你手下還有沒有閑置的人?”

“我手下沒有,但是我手下有。”

“那行,因為照片上的地址太多了,而且很多人現在脫不開身,想讓你派人去個地方。”

“哪里?”

“去黑市,我們得一個一個地方排查,這個黑市也被列入其中。我現在把資料發給你,現在就派人過去。”

“好,我現在派人過去。”我拿出手機給樊玲宇打了過去。

“喂,少爺。”

“我現在發一份資料給你,然后你派人去一趟黑市,按照這個資料里的內容去做。”

“好,沒問題,我現在就派人趕過去。”

然后接下來的時間白部長被我拉去聊天了,原來暗網是二十年前一個神秘人創造的。

到現在還沒有人知道暗網的背后到底是誰,沒有一個黑客可以突破暗網的防御。

只要試圖去突破暗網的人最后都死了,所以這么多年來沒有一個人敢去黑暗網。

暗網也一直很神秘,他好像不屬于任何勢力,很多我們平時不知道的事情,在暗網里都是可以查到的,而且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進入暗網。

普通人根本進不去,就算有暗網的網址點進去都是空白的頁面。

很多零散的雇傭兵都是在暗網上接任務的,并且這些雇傭兵都不知道雇主的身份。

那次那兩個來襲擊樊玲宇的很有可能就是在暗網上接的任務。

但是我一直都搞不明白為什么他們的那部手機里為什么有那么多信息。

白部長也想了一會兒“你說他們是不是拿來賣到暗網上?”

“很有可能,他們將這些信息賣到暗網上,但是為了保險起見把這些信息給保存了起來。”

“那兩個人你是怎么處理的?”

“我把他們交給我手下處理的,這個得問一下。”

“你先問一下,如果還活著的話把他們帶過來,很多事情可以通過他們了解。”

“行,我現在親自過去。”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