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夏,你說我們這樣到時候李妍熙會不會直接驚呆啊”突然耳麥里傳來曉飛的聲音。

“那你覺得呢?現在戰興裝成保安,待會再給她一個大逆轉,你說驚不驚?”

戰興為了裝把逼先把自己裝成保安,等一下開交流會前他要上去講話,到時候一上場肯定能驚呆全場。

“這戰興,之前還和我說很喜歡李妍熙,現在看穿了別人了就不喜歡了。這變臉也太快了吧”石彬彬又接著說。

“大彬哥,那你說說你要是碰到這種女的你會怎么辦?”

這時耳麥里又出現了戰興的聲音“你們幾個是不是當我不存在?”

“沒有啊,我們只是討論一下而已。你就當好你的假保安吧,信不信待會當其他保安面揍你。”曉飛大聲說道。

“好了,各就各位,快七點人,人也來得查不多了。”

到了七點后我們停止了巡邏,而戰興在前幾分鐘居然碰到了李妍熙,而且還被李妍熙給嘲笑了。都是我們帶了耳麥的原因,所以我們幾個都聽到了。

“怎么?婚慶公司倒閉了?我就說沒什么前途吧,真的是前途有限公司啊,昨天晚上的事我跟你沒完,實話告訴你吧,之前在yun南的時候我就觀察你好久了,還以為你真有錢沒想到只是你朋友有錢而已。”

而且她還沒完沒了的說“早知道你是個窮逼我就不搭理你了,真的是惡心到我了。”

戰興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理李妍熙,李妍熙看戰興一直沒有理她,也不再自討沒趣就走了。

交流會開始,表姐擔任這次的主持人。

表姐一上臺,直接引起熱議,因為很多人都認識表姐,但是我就沒幾個人認識了,畢竟咱也比較低調。

“先生們,女士們晚上好。我是林氏集團在L市子公司的總經理,這次的鐘氏的交流會我被邀約為特邀嘉賓來參加,所以就由我來主持。”

表姐說話的時候,李妍熙一直看著表姐,可能表姐的身份就已經讓她很吃驚了。那時候她只知道我們家有錢,但不知道我們的身份。

“多哥,這個肖靈靈真的是林氏集團的?”這個多哥叫錢多多,是鐘氏集團也就是戰興家企業的一個總經理。

“對,怎么,你認識?她是林氏董事長的侄女。”

“那你知道林夏嗎?”

“林夏,知道,他是林氏集團董事長的兒子。”

我從很遠的地方就看到李妍熙那驚訝的表情,“曉飛,她可能已經開始驚訝了。”

“不是可能,根本就是。”

在大家一番討論后表姐繼續說“各位,現在有請你們鐘氏集團在L市的幕后人,也就是你們鐘氏的少爺鐘戰興先生上臺發言。”

“小夏,你看戰興,說好的本人呢,說好的保安服呢?”

我看向紅毯那個方向,上場的人根本不是戰興。沒錯,在這里曉飛他們都被我和戰興騙了。這次連表姐都被我騙到了,表姐都蒙圈了。但是表姐很快就恢復過來了。

這個替身走上臺接過表姐手中的話筒“各位,想必很少人認識我,但沒關系,并不妨礙我們今天的主題。我最近發現集團內部產生了很多害蟲,我想借著這次交流會把這些害蟲都給踢出去。”

戰興替身一說完臺下就響起了掌聲。

表姐再次接過話筒“今晚,我們一共有三項工作。第一:自己承認自己所犯過的錯,可以從輕處理。第二:由所有人檢舉自己所知道的一些腐敗的人,當然可以匿名,但是最好是實名,檢舉成功后就可以升職加薪,并且被檢舉的人查實以后馬上就會收到律師函。第三:交流會正式開始”

和我們預想的一樣,第一個環節沒有人主動承認。

“既然沒有人承認,那么開始第二環節,保安,發紙和筆。這一環節所有人都可以檢舉。”

因為考慮到錢多多不認識戰興,所以我和戰興的目的就是為了激怒錢多多,于是戰興準備以保安的身份來檢舉錢多多。

“檢舉結束,現在公布名單:錢多多,王耀平,黃金山。。。。。。一共20位,從明天開始集團會開始調查你們,期間你們就不用來上班了。”

除了錢多多職位比較大之外,其他的都是一些分公司的副總之類的,其實我們在準備這次交流會之前就已經查到證據了,其他的職員全部和錢多多有染。

錢多多聽到自己的名字心里震了一下“已經做得很嚴密了,怎么還有人知道,不過還好很多證據都被我消除了,只要在他們沒查到之前打通關系就行了。”

“現在公布舉報人姓名,但是你們的膽子讓我很失,只有一個保安敢公布自己的名字。”這個替代戰興的拿起話筒說。

錢多多這是走出來“哪個保安敢亂舉報?給我站出來。”

戰興這次就是真的出來了,李妍熙看到戰興站出來馬上拉起錢多多的手指著戰興說“多哥,剛剛和你說的保安就是他”

“少爺,你真的就相信一個保安的話嗎?”錢多多看著假戰興說。

“我說了只要有檢舉,就要被檢查。”說完這個替身就離開了。

“鐘戰興,你是不是故意的?”李妍熙喊出戰興名字的時候有些人見過戰興的人就想起來了。但是沒有說出來。

“你就是一個小保安,信不信我馬上開除你?”錢多多已經氣急敗壞了。

“你試試?”戰興說著就坐在旁邊的椅子上。

“保安隊長呢?把保安隊長給我叫過來”錢多多大叫道。

過了一會保安隊長急急忙忙得趕過來,“錢總,有什么事嗎?”保安隊長現在還不知道情形,只知道出事了。

“你怎么管的手下?你看看他什么德行。”錢多多指著戰興說。

“錢總,對不起,他是前兩天進來的,很多事可能不懂。我馬上帶他走。”說著這個保安隊長就走過來要帶戰興離開“小錢,走吧”。

“我說了要讓他離開嗎?”錢多多又開口說。

“那錢總的意思是?”

“現在馬上立刻給我開除了他,不讓我連你一起開除。”

  $酷。…匠網J首$發%0,

“小樣,跟我斗,你斗得過嗎?窮屌絲。”李妍熙俯視著坐在凳子上的戰興說。

這時保安隊長不知所措了,因為戰興是以集團內部人員的身份調過去的。

不然如果是一般人,那么現在肯定已經被開了。而且剛剛保安隊長也不會好聲好氣得和戰興說話。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