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我親自下廚,請大家過來吃飯。畢竟要當爸爸了,那么好的事怎么能不請大家吃飯呢。

表姐真的是比我還高興,確認了之后馬上打電話告訴我爸媽聽。

爸媽聽了之后又告訴了婧姝的父親,就這樣兩家人已經把訂婚的時間給訂下來了,時間訂在下個月中旬,而且還是我媽特意請村里的老人算的時間。

大伯也說他到時候要趕過來,婧姝說到時候就借這個機會把大伯留在城里,畢竟大伯常年都是一個人在家,把他留下來也比較好照顧。

晚上他們帶著一大袋一大袋的玩具回來,表姐還買了很多小孩子的衣服回來,而且買的還是女裝。

“表姐,你這也太夸張了吧,還剛懷上一個月,而且現在也不知道是男是女啊。”

“我給我侄女買的,關你什么事。反正我有預感是個女孩,剛好你不也喜歡女孩嗎?”

“好吧,不關我事行了吧。”表姐的第六感還挺準,還真是個女兒。

林焙焙更夸張,男孩女孩的衣服都買了,按照她的意思就是可能生龍鳳胎。

我做了十幾個菜,忙了一下午。都是我最拿手的菜。紅燒茄子,清蒸鱸魚等等。

“夏夏,沒想到你那么快就要當爸爸了,要不咱們先訂個娃娃親吧”石彬彬奸笑著說。

“訂什么訂,你個老古董,我孩子是要自由戀愛的,你找別人訂去。”

“石彬彬,你以為現在是封建社會啊,還訂親,而且我們兩個八字還沒一撇呢。誰要給你生孩子啊。”張小美瞪了一眼石彬彬說。

“小美,要不咱們也趕緊見家長。你想想我們的孩子肯定長得很好看,咱們也抓緊抓緊唄。”張小美理都沒有理他,直接給無視了。

不過一個星期后張小美還真帶著石彬彬去見家長了。

“小夏,你這廚藝有所長進啊”戰興夾了一塊魚肉說。我知道戰興喜歡吃魚,所以還做了一個紅燒魚。

“那肯定啊,未來可是要當家庭婦男的人”曉飛又開啟他的賤b性格了。

“哈哈,你們別說我,看這個趨勢我們以后都可能是家庭婦男。”

“你才是家庭婦男呢,我可是還有自己的宏圖大志呢。”戴雨表示不服。

“戴雨,你是不是欠揍?”表姐又抓起戴雨的耳朵。

“靈靈,我錯了我錯了,在你面前宏圖大志算什么。”

“這還差不多,對了小夏,思怡你怎么沒叫她來?”表姐放開戴雨問道。

“我叫了啊,她說她會來的,但是可能會遲到,讓我們先吃。”

過了一會兒,門鈴響了。“思怡,怎么那么晚?”婧姝打開門說。

“公司還有很多事要處理,而且我最近也在忙著出國出差的事。”

“思怡,你真的想調到國外的公司去?”表姐很認真的問道。

“是啊,我想過去體驗一下不靠家里人的感覺,在這里他們都對我恭恭敬敬,我做的一些決定明明是有錯的,但是沒有人敢反對。”

“那也挺好的,思怡,什么時候走?”雖然思怡對我不是當哥哥來對待,但我依舊覺得她是我妹妹。

“兩個星期左右吧,等我把工作上的事交接完以后就走。”

“思怡,先祝你在國外的事業一帆風順。”婧姝拿起酒杯說。

“謝謝嫂子,但是你不能喝酒,還是換飲料吧。”這一瞬間我感到很欣慰,可能思怡真的放下了。

吃完飯后,婧姝還是很懂事,一點都沒有因為懷孕了而變矯情。主動去收拾碗筷。

“石彬彬,你過來一下。”表姐她們看到我叫石彬彬也知道有事,于是也一起和婧姝去收拾了。

“夏夏,叫爸爸我有何貴干。”石彬彬一臉賤賤的表情說。

我泡著茶,戰興把今天我們商量好的事告訴了石彬彬。

“這個可以是可以,但是你們應該讓小美知道這件事。”戴雨在旁邊說道。

  o|酷)B匠s網正\d版*首e發bA0M

“待會她們收拾完就告訴她們。”我給他們把茶遞過去說。

等她們收拾完后表姐第一個跑過來“你們幾個又在動什么歪腦筋呢。”

然后我把事告訴她們之后,她們也表示同意。張小美更是直接點頭。

“那咱們就這樣決定了,也剛好最近咱們公司要擴建,暫時還不能做生意,就趁著這幾天吧。”

第二天早上我們就收拾東西準備去機場,昨天晚上商量好之后我們訂了最早的機票。

因為我讓助理查到了李妍熙每個星期都會去酒吧玩一次,就準備安排這個星期讓他們兩個偶遇。而且剛好就是今天,

剛好,也帶婧姝回去見見爸媽,不然我爸媽肯定要趕過來。

回到家我放下東西就往外跑,我媽聽見我把婧姝帶回來了,都沒有去公司。

“林夏,剛回來就往外面跑,你給我在家好好照顧婧姝。”

“媽,你就別為難林夏了,他今天有事。”

我媽當時還沒反應過來“好吧,既然婧姝開口了那你去吧。”

“婧姝你剛剛叫我什么?”婧姝馬上就臉紅起來了。

“媽,你才反應過來啊,你照顧好婧姝哈,我出來了。”

我媽因為婧姝這一聲“媽”開心了老半天,還給婧姝一張卡,無限刷的那種,但是婧姝沒要。

我們給石彬彬安排了一個暴發戶的身份而且這家酒吧還是我家旗下的,所以運作起來很方便。

我讓酒吧經理到時候坑李妍熙一把,就說她消費了幾十萬。

然后就由石彬彬上場,展現他暴發戶的身份。

到了晚上,我們在二樓有個會議室,能夠看到下面的場景。我和戰興還有曉飛在這里看著石彬彬是如何表演的。

到了九點李妍熙出現了,她每次都是九點左右就過來,而且還帶了一群女的一起來。

石彬彬已經被我們安排到李妍熙她們開的座位的旁邊去了。而且還給石彬彬派了幾個人當他的朋友。

“還要好久啊,兩位大神,要不帶小弟來幾把排位?”

“呦,夏夏,知道自己的王者不行啦?”曉飛笑著說。

“那來吧,時間過得也快點。”戰興也沒墨跡,其實戰興已經可以放下了,但是他還是不相信李妍熙會是這樣的人,所以這個執念一直在他心頭上。只要這個執念沒了,戰興就可以完全放下了。

打了十把排位,前面七把都贏了,但是第八把開始就開始跪了。

本來就還差一星就上磚石了,但是連跪三把,今晚上磚石是無望了。

后來都是在打匹配。

到凌晨一點左右李妍熙她們才準備走,“少爺,可以開始實施計劃了。”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