掛了電話我走過去和他們兩個說“是男人就這里解決”。

他們兩個聽到后開始猶豫了。

“怎么,慫了?不敢了?剛剛不還挺囂張嗎?”

他們兩個聽完后各自去打電話了,打完后云龍山走過來跟我說“你只是仗著婧姝所以敢在這里搞事情,我們確實不敢,你等著吧,遲早有一天要收拾你。”

說完他們兩個就準備走,“你們兩個,我讓你們走了嗎?”

“你想怎樣?”云龍山轉過來說。

“你們剛剛這樣對我,至少得讓我出出氣吧”我笑著說。

“出氣?是男人就別靠著婧姝。”司馬南瞪著我說。說完就和云龍山準備離開

“我也沒說要靠著婧姝,樊玲宇,留下他們。”樊玲宇聽到后馬上擋在他們前面。

“樊玲宇,你不要以為現在在林氏集團升職了就能為所欲為了,你不還是人家的一條狗?我一個電話就能廢了你。”云龍山開口說。

“那你打個電話試試看。”我走到他們兩的前面說。

云龍山也沒墨跡,還真拿出手機打電話。“吳總,你們集團的樊玲宇當狗當舒服了,居然敢欺負到我頭上,給你十分鐘,開了他。”

他打給的是集團的總區負責人,叫吳隆,地位還是挺高的。

云龍山打完電話笑著對樊玲宇說“你,等著被開除吧。”

這時表姐打來電話“喂,表姐。”

“吳隆不知道為什么要我開除樊總,你去問一下樊總什么原因。”

“不用問了,他現在就在我旁邊,告訴吳隆,讓他準備好離職手續。”

掛了電話云龍山還不相信我“小子,你在忽悠我呢?”

  酷f匠“√網首c.發;*0

司馬南可能是不耐煩了,指著婧姝大聲說“劉婧姝,不就是仗著你父親嗎?”說完又指著我說“還有你,狗仗人勢,沒本事還在這裝什么逼。”

樊玲宇聽到后直接在司馬南肚子上踹了一腳,司馬南直接飛了出去。

云龍山慌了,拿出電話打給他在外面的保鏢“你們給我進來。”

云龍山打完電話后手機直接被我搶走了,然后一巴掌耍到他腦袋上。

云龍山還沒反應過來又被樊玲宇耍了一巴掌,直接給扇到地板上去了。

剛好他保鏢也上來了,這小子挺有錢的,有4個保鏢。看到主人摔到地板上了,馬上跑過來扶了起來。

云龍山指著我和樊玲宇說“給我打,打到他們服為止。”

云龍山的保鏢聽完往我和樊玲宇看了一眼,拿起手上的甩棍往我和樊玲宇砸過來。

我順手拿起旁邊的凳子擋住了兩個人的攻擊,樊玲宇也躲開了。

擋住以后,我抬起腳往一個人的肚子上踹了過去,直接給踹到了地板上。

然后用手里的凳子砸向另一個人的腦袋,那個人擋了一下,我趁他不注意也在他肚子上踹了一腳。

樊玲宇那邊就有點吃力了,我往打我的那兩個人的腦袋上各踹了一腳,然后直接暈死過去了。

他們暈了之后我拿起剛剛那個凳子走到樊玲宇那里,砸了其中一個人的腦袋。

樊玲宇也趁機將另一個人的頭發抓起來,一巴掌一巴掌地抽在他臉上。

直到抽暈了為止,很快四個人都被我們解決掉了,云龍山和司馬南開始害怕了。

這時云龍山的手機響了起來,是吳隆打來的。

“喂,吳隆,你怎么辦事的。”云龍山拿起手機直接罵道。

電話里吳隆已經急了“云少,真的不是我辦事不行,是遇到大人物了啊。”

云龍山想到剛剛我接的那個電話。然后問吳隆“林夏是誰?”

“云少,他是我們集團的大少爺。”

云龍山聽到后馬上掛了電話,然后坐在地板上,都發呆了。

因為剛剛云龍山是開免提的,所以司馬南也聽到了,司馬南站起來跑到我面前跪了下來“林少,是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

一邊說著一邊用巴掌扇著自己。

“少爺,他們家和我們集團有合作,他怕您終止合作。”樊玲宇在我耳邊說道。

我沒有理司馬南,走到云龍山面前“云少啊,比背景?不好意思我比你大,但是你要是愿意以后我可以和你比比其他的。”

說完林焙焙就讓保安過來把他們帶走了,司馬南還一直不肯走。

后來我也沒有取消和司馬南家的合作,畢竟得饒人處且饒人。

保安把他們帶走后,林焙焙走上臺拿著話筒說“各位,不好意思,出了點小意外,大家繼續。”

留下來的人還是挺多的,不過走的也只是比較年輕的人,都是林焙焙沒有邀請就自己來的人,他們想進來蹭點人脈。

他們在這里可以認識很多上層的人,所以他們愿意花點錢進來。

晚會還是繼續,我們也只是損壞了一條凳子,就是剛剛我用來打人的凳子。

林焙焙說完后,大家還是和剛剛一樣,開始社交,開始各自的交流。

但是幾分鐘的時間過來和我打招呼的人就已經有十多個人了。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