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玲宇派了十幾個人去找那兩個偷襲的人,因為在那邊我們資源少之又少,所以效率很低。

過了幾天,樊玲宇派出去的人一點消息都沒了,就好像人間蒸發了一樣。

“少爺,要不我們去找情報局吧。”

“不行,這樣就無異于打草驚蛇,我們派的人都沒有消息了,應該是他們所為,那這樣也說明他們在那里的地位并不低。”

“那就由我親自帶隊過去吧,少爺。”

“也只有這樣了,發生了什么事一定要及時通知我,我才好接應你,務必將他們抓回來。”

樊玲宇親自帶了五個人去那邊,直接晚上就飛了過去。

這幾天,我們工作室要開始辦第二,第三單生意了,這次他們選用的是中西式的婚禮。

中西式婚禮分為兩種。第一種是中式的婚禮服,西式的禮堂。而第二種是中式的禮堂,西式的婚禮服。

整場婚禮和西式婚禮完全不一樣,還有一個中式婚禮就更不一樣了,但是這幾單都沒有人選擇用中式婚禮。

婧姝說我們結婚的時候一定要用中式婚禮,其實不用婧姝說我也會用,漢服真是太帥了。

等我們這幾單生意辦完后,樊玲宇那邊也傳來消息了,他們找到了那兩個人,但是他們兩個人是有組織的,想要帶走他們得付出點代價。比如說錢。

果然,是有人請他們來殺樊玲宇,而且這兩個人還是偷偷地接下殺樊玲宇的單的,沒有讓他們組織知道這件事。

現在他們組織雖然愿意把他們兩個交出來,但是他們組織也知道交出來后就沒有什么利用價值了,所以現在直接榨干他們兩個剩余的價值。

他們組織要我們出200萬才愿意把他們兩個交出來。樊玲宇也沒有辦法,只能來征求我的意思。

“少爺,現在該怎么辦。”樊玲宇打來電話說。

“給他們兩百萬,以后千萬倍拿回來,先把那兩個人給抓回來,搞清楚到底是誰請他們來殺你的。”

“好的,少爺,我明天就能回來。”

然后我讓公司給樊玲宇打了兩百萬,樊玲宇拿到錢后馬上就去換人了。

  t酷R匠網!唯(|一{@正S:版,uC其他‘√都是G盜p版0#W

第二天一大早,樊玲宇就把他們兩個給抓回來了,但是樊玲宇也為了不打擾我,等8點后才打電話告訴我他們回來了。

果然,我們派去的第一批人就是被他們組織給抓了,不過帶回來的只能六個人,還有的在被抓的時候就被那個組織給弄死了。

又是一大筆的撫恤金,等以后我必須要讓那個組織付出代價。

8點后樊玲宇打電話過來“少爺,我們已經回來了,您有空的話現在就可以過來審他們。”

“行,我現在就過來”

婧姝還在睡覺,我給婧姝買了份早餐后就往公司趕,到了公司樊玲宇把我帶到地下停車場,那邊有個小房間,專門留來做這種事的。

那兩個人手被扣在了一個大欄桿上,腳也被綁住了,導致他們兩個根本動彈不了。

我看著他們兩個說“到底是誰請你們來的。”

“我們不會告訴你的。”聽到這里我直接過去踹了一腳。

因為他們被綁住了,不能動,所以我踹過去之后其實威力更大。

“少爺,您還是出去吧,這種人我來審,而且這種人我也見多了。”

“行,我在上面等你,有結果了告訴我。”

樊玲宇年輕的時候肯定經常做這種事,后來我才知道樊玲宇年輕的時候經常幫我爸審人。而且每個都能被他撬開口。

半個小時后,樊玲宇上來了。

“怎么樣,審出來了沒?”我看著樊玲宇說。

“少爺,審出來了,是國內的勢力派他們來的,但是他們不知道是誰,只知道是我們國內的人。”

“這就麻煩了,那他們有什么聯系電話沒有?”我想了一下說。

“像他們這種都是直接衛星電話聯系的,查不到任何記錄。”

“那這樣吧,我們把他們兩個帶回來的消息肯定已經傳出去了,你處理一下他們兩個。接下來按兵不動,看看還有沒有新的情況。”

“好的,少爺,那我現在先去處理。”說完樊玲宇便回到地下停車場。

我也沒有在公司久留,因為今天學校有課,我得回去上課了。

助理派來保護婧姝他們的人已經到崗位了,所以現在也不用擔心他們會出事,而樊玲宇身手也還可以,這次他身上傷還沒好都可以親自去抓他們兩個回來,所以我也不擔心樊玲宇會出事。

而我自己就更不用擔心了,從小就被父親訓練,打不過也還是能逃跑的。

現在最擔心的就是我們在明,對方在暗。而且我們并不知道對方的目的是什么。

所以現在能做的就是按兵不動,提高警惕,看看對方下一部要干什么。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