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冉的父親欣慰得看了一下自己的女兒,摸了摸女兒的頭發。

然后走到我旁邊坐了下來。李冉的父親叫李顯忠,是出了名的霸王,做起事來心狠手辣,該斬就斬,該斷就斷,這次樊坤難逃此劫了。

李顯忠坐下的那一刻,樊玲宇陪著樊坤一起跪在了地上。

李顯忠也不說話,就一直看著樊坤,這是樊玲宇站了起來給樊坤一頓打,直到李顯忠喊停。

接著樊玲宇又帶著樊坤跪在地板上等待著李顯忠發話,過了許久李顯忠說“小伙子,現在是法治社會,雖然我很想打死你,但是我不能這么做。”

“我們就交給法律處理吧,我會親自將你送進監獄。今天晚上你就好好和你父親聊聊吧,可能一輩子也出不來了。”說完李顯忠就帶著李冉和表姐走了。

李顯忠走后,我抓起樊坤的衣袖“為什么,你難道不知道一個女孩子的第一次有多重要嗎?”樊坤大笑起來,沒有理我。

“看著你兒子,他自己犯下的事必須由他自己負責。”我看著樊玲宇說。

樊坤設法拿到了李冉的果照,然后要挾她。李冉后來被她父親送出國了,很久才從這件事里走出來。我覺得女孩子的第一次真的很重要,一定要交給自己愛的人。

第二天早上當警察來抓樊坤的時候,發現樊坤跑了,這也怪不得樊玲宇。

昨天晚上是李顯忠的手下看著樊坤的,而樊玲宇昨天晚上根本沒有出現在樊坤被關的房間里。李顯忠的四個手下是被打暈的,樊坤被人帶走了。

一連好幾天我都沒看到樊玲宇,等樊玲宇再出現的時候我感覺他又老了幾歲。見到我和表姐以后一直在給我和表姐道歉,表姐也是善解人意的人,并沒有為難他。

李顯忠給李冉辦了休學以后就帶著李冉走了,這件事就告一段落了。在和龍哥交易一次后龍哥就消失了,好像去了歐洲。反正消失了好久,既然龍哥消失了,他們社團也沒有再進行做違規的事,我們也暫停了這個計劃。既然計劃暫停了,我就得回學校了。

謝婉煙走后,文藝社的社長就變成了石彬彬,這小子人緣不錯,剛當上文藝社社長就被授權了下一任學生會會長。

戴雨和表姐公布了關系,這兩個每天晚上都發出一點動靜,然后我就把婧姝拉過來和我同居了。

剛開始還不愿意,軟磨硬泡才同意我這個要求。思怡后來搬進了公司的公寓開始全身心的投入工作,按她的話說就是狗糧吃多了會撐死。

婧姝后來和我說思怡有找過她,思怡和婧姝說‘你和他好好的,如果哪天你把他弄丟了,就別再想撿回去。’后來并不是婧姝把我弄丟了,而是我把她弄丟了。

表姐把我和婧姝同居的事告訴了我爸媽,搞得爸媽非得過來看看婧姝。打電話和我說這周五要過來,今天是周四。

曉飛和戰興聽到了我談女朋友了更夸張,這兩個損友兄弟是今天打電話給我說周四過來,我說今天不就周四嘛。戰興在旁邊說:是啊,我們快到你學校門口了,還不出來迎接爸爸們。

本來還得上課的,只能逃了,我記得我還是初中逃過課,高中比較懂事后就沒逃過課了。想起當年稚嫩的我們,只剩下感慨。

中學時代最遺憾的就是沒有好好談一場戀愛,談過一個,但是幾天就給分了,連手都沒簽過。

不過呢,我在友情上的收獲還是挺不錯的。雖然只有曉飛和戰興這兩個兄弟,但是我覺得是足夠了,朋友不在多,在精。

中學的時候不管我們誰惹了事都是我們三個一起扛。想起當初發生的一些事情真是滿滿的回憶。

想著想著就走到校門口了,這兩個活寶租了十輛路虎,十輛牧馬人,十輛奔馳。我走過去對著他們說“我又不是結婚,你們搞那么隆重,還請攝影師。”

曉飛笑了笑打了我一拳說“換個正裝,然后去接你女朋友,晚上你們陪我去參加個晚會。”他們兩個帶我去換了一身黑西裝,真的搞了今天要結婚一樣。然后去接婧姝。

婧姝還在工作,她坐在窗邊的同事哇了一聲說“快看下面,好像是有人結婚,那新郎好帥啊,不過怎么有三個新郎?”婧姝的其他同事聽到后趕緊跑到窗邊湊熱鬧,只有婧姝還在認真工作著。

我拿起電話打給婧姝“婧姝,我在你公司門口,今天請個假行不。”

“怎么啦,又想干嘛吶你。”婧姝害羞著說。額,她肯定想歪了。

“不是,今天晚上要參加舞會,缺個伴,現在下來帶你去選禮服。”

婧姝請了假就下來,看到我們的車隊的時候捂著嘴巴然后對我說“你不會是要和我求婚吧”,女孩子想象力就是豐富。

我拉著婧姝的手來到曉飛和戰興面前介紹了一下。婧姝后來和我說第二天她到公司的時候她很多女同事就過來八卦。搞得她一上午都沒工作。

婧姝選了一套白色的禮服,黑白配,挺好的。曉飛把攝影師叫過來,“來,給你倆提前拍個婚紗照”。畫面定格在這一刻,這組照片后來被我放在了時間囊了,藏在了我家的地下室里。

很慶幸,今天拍了這組照片。如果當時我沒答應拍的話可能就會后悔一輩子了。

全部事情搞完就已經快下午3點了,中午飯都沒吃,不過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晚會,曉飛要準備那么久。

準備好之后曉飛就在安排車隊到時候要怎么變道,要怎么調整隊伍。后來又租了十輛奔馳,十輛寶馬,兩輛勞斯萊斯,一輛蘭博基尼。

  ;a酷、q匠'網永久免!e費m看小說R,0|

我和戰興每人開一輛勞斯萊斯,曉飛自己開蘭博基尼在前面開路。后面跟著50輛車,有20輛是曉飛的朋友開的,還有30輛是租的人。

差不多4點的樣子,曉飛帶著我們往省會出發,我一直都處于懵逼狀態,我以為晚會在這里所以他們才叫我一起去的,沒想到要去省會。

曉飛肯定有事沒告訴我,現在已經在路上了,我只能打電話給戰興,問他什么情況。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