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晚上,婧姝睡得很香。不過我今天晚上不能陪在她身邊,今天晚上是我們和龍哥的第一次交易。

雖然只是小交易,但是這直接影響到未來能不能將龍哥打敗。這次交易不用我們這些上層的人出馬,我們只需要在辦公室里等候就行。

警方也派了一名臥底給我們當馬仔,記錄著交易的全過程。

并且這次交易過來的東西由警察拿走,這次包括接下來一系列活動的資金也是他們出。我們只需要出力就行了,龍哥還是對我們不是很放心。

雖然是小交易,但是失誤了還是會影響到他,如果這個交易沒完成,或者是出了什么問題,龍哥的資金鏈可能就會出點小問題了。

所以龍哥讓他的人到處走,并且交易地點沒有直接告訴我們。

看過「余罪」的人都知道這個套路,先報一個地名后來到了這個地方再告訴你下一步往哪走,龍哥可謂是心機頗重啊。

兩個小時后才傳來消息說到了交易地點,但是交易人遲遲不到。我們也知道龍哥還不是很相信我們,我們也只能等待了。過了半小時后去交易的人傳來消息說又換交易地點了。

只能按照龍哥的套路走了,這次交易整整用了四個小時來完成,從晚上23點開始到凌晨三點。

本來還想回去陪婧姝的,但是子公司里的幾位參加這次打社團行動的高層和去交易的幾個人也挺辛苦的。

所以我必須請他們去吃點夜宵啥的。表姐就挺舒服的,每天批幾個文件,開幾個會就可以了,基本上沒有出現什么大問題都不用她出手。

我和她的生活真的是不能比啊。還說我當甩手掌柜,她是真不知道我的苦。

吃完宵夜后已經凌晨五點半了,我趕回公寓就六點多了,然后給婧姝準備了一下早餐。之后我倒在床上‘不省人事’了,還是婧姝下午下班后才把我叫醒。

晚上我和婧姝準備休息的時候石彬彬打來電話說李冉已經一天沒回學校了,和樊坤出去了。

然后我趕緊撥通了表姐的電話告訴表姐這個事,有時候有些大學是會上晚自習的,而李冉白天和樊坤出去后到晚自習下課了也沒回來。

接著表姐給李冉打電話,但是打不通,大晚上的也不知道哪里去找。

我只能把這個事情告訴樊玲宇,樊玲宇知道后動用了所有的關系網去找他們兩個。最后在一家酒店找到了他們的入住信息。

得到消息后我們和表姐火速趕了過去,樊玲宇也跟著去了。畢竟他兒子在場。

他們訂的是最豪華的總統套房,在這家酒店的頂樓。

當房間門打開的那一刻表姐怒了,這個房間里的地板上放了一些照片,照片的主人公便是李冉,房間內還回蕩著李冉的呼吸聲。樊坤這個時候根本沒有察覺我們進去了。

樊玲宇看了我一眼就沖過去將樊坤從床上踹到地板上,而李冉卻躺在床上一動不動得看著天花板,仿佛已經看淡了紅塵。

  酷匠網首}R發0

表姐跑過去用被子遮住李冉的身體,然后抱著李冉,李冉看到是表姐來了包著表姐哭了起來。

沙發上那淡淡的血跡引人注目,樊玲宇看了我一眼說“少爺,任你處置。”說完便出了房間,在他說任我處置的時候,我很清楚地看到了他眼角的淚水。這來自一位父親的無奈。

樊玲宇之前和我說過,樊坤從小就叛逆,給他惹了很多事情。

有一次差點讓他們父子喪命。而樊坤的母親在他小時候死于一場車禍,而這場車禍也與樊坤有關,只是樊玲宇一直都瞞著樊坤。

樊玲宇走后,思怡和婧姝對樊坤進行了女人式的毆打。石彬彬也加入進去,因為樊玲宇那腳踢得很重,所以樊坤根本起不來。

我看了一下戴雨說“過去安慰一下表姐吧。”這件事怎么處理還是得詢問李冉的意見。接著我給我父親打了個電話讓他通知一下李冉的父親。

李冉的父親知道后馬上趕過來,因為他父親在很遠的省份,趕過來也要明天了。所以我讓表姐他們帶著李冉回去休息了。

而我和戴雨還有石彬彬把樊坤帶到公司的辦公室里。樊玲宇也在,他知道李冉的父親和我們集團有聯系。所以他必須在這里等李冉的父親過來,為自己的兒子承擔后果。

之前看過一個小品,在醫院里,有一位老母親的眼睛壞了,她兒子在旁邊說“媽,就算傾家蕩產我也要治好你的眼睛”

而另外一張床卻是另外一種對話,是一位年輕的母親對幼小的兒子說的話,這個孩子的眼睛也壞了,母親在旁邊對兒子說“兒子,別怕,實在不行把媽的眼睛給你。”

你永遠不知道你父母給予了你多大的愛,所以我們要多去了解他們,多去理解他們。

樊玲宇為樊坤擋下無數的麻煩,但是這一次樊坤可能在劫難逃了。早上八點左右李冉她爸就趕到了,我之前有見過他爸,前段時間還是黑頭發,現在卻一夜之間白了頭。

樊玲宇也是這樣,父母的黑白債我們永遠也還不清。

李冉父親前腳剛到,表姐后腳就帶著李冉過來了。“李叔叔,對不起,是我沒照顧好李冉”表姐看著李冉父親流著眼淚說。

李冉還是和昨天晚上一樣,眼睛空洞。李冉父親看著李冉流下了淚。一位馳騁商場的大人物流淚了。

后來父親和我說李冉的父親在商場上不管經歷了什么,就算再困難的事也沒有流過淚。

李冉看著父親流淚了,拿出紙巾幫她父親把他臉上的眼淚擦掉。

李冉的父親也對表姐說“不怪你,是我自己沒有保護好冉冉。”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