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姐瞪了我一眼,我看向戴雨“喲,小雨可以啊,終于表白啦”

戴雨說“你現在得叫我姐夫,沒禮貌。”

表姐是知道我最近在干什么的,于是我把最近發生的事和表姐說了一遍,并且把我和劉婧姝的事也說出來了。

  f%酷|)匠G網》/唯#一(正#◎版@,其Y?他都是=盜版!0W%

“小夏,這樣也好,這樣婉煙也能放下了,省得耽誤人家。”計劃永遠也趕不上變化,本來我是準備好了怎么去追謝婉煙的,但是變數太大,就像表姐說的這樣也好。

“對了,小夏,最近思怡要回國了,并且過來和我一起辦公。”蕭思怡也是我姐的閨蜜,和我也是從小玩到大。

不是那種的從小玩到大,而是發小的那種。和我一樣大,不過她就是個天才,現在已經在國外讀研回來了,這小妮子從小就喜歡我,而我卻把她當妹妹一樣看。

不過有時候我也搞不清楚我對她是怎樣的一種情感,她父親是我們集團的股東。父親是很贊成我和蕭思怡在一起的,但是我覺得我對她并沒有那種感覺。

父親也沒有強求,我和婧姝已經確認關系了,不知道思怡這小妮子會怎么想。表姐看著我說“待會思怡就要下飛機了,我們一起過去接她吧。”

“姐,要不然你們去吧,我就不去了。”

表姐笑著說“你是不是怕思怡知道你和婧姝的事?”

我點了點頭。

表姐說“不用怕,我已經告訴思怡了。”

這難道就是坑弟?我的天哪,按思怡的性格到時候肯定會問這個問那個。唉,淚奔。

戴雨開車從停車場出來了,沒辦法只能硬著頭皮上了。到了機場等了一會,思怡就出來了。思怡的氣質雖然比不過表姐,但是其他方面和表姐都是不相上下的。

不過我就納悶了,思怡和表姐不知道是不是串通好了的,一個穿白色,一個穿黑色。思怡今天的穿搭和表姐那天穿搭一樣,只不過由黑變白而已。

后來我才知道這是她倆一起買的一黑一白。

遠遠得我就能感受到思怡強大的氣場,并且帶著點傲嬌。

思怡走過來看了我一眼哼了一聲挽著表姐就走。“思怡,看到小雨哥也不叫?”戴雨看著思怡說。思怡邊走邊調皮的說“小雨哥,最近和靈靈姐有沒有發展發展吶。”

“這個嘛,我也不知道怎么說,你還是問小夏吧。”戴雨看了我一眼說。

“好啦,思怡,現在也中午了,帶你去吃飯吧。”表姐說。苦逼的我只能在他們后面跟著,這一頓飯我都沒怎么吃,因為思怡全程在問我這個問我那個的。

“林夏,什么時候把你女朋友帶出來給我認識認識啊”思怡看著我說,這明顯就是帶有醋意的語氣。以前都叫我小夏哥哥的,現在直接叫名字。

“思怡,都不叫小夏哥了?是不是外面混了膽子都大了。”我對思怡說。

思怡瞪了我一眼‘切’了一下就沒理我了。搞得我甚是尷尬,戴雨在旁邊想笑,但是又在忍著“小雨啊,忍著多辛苦,你自己笑出來唄。”

沒想到戴雨還就真的笑了出來,周圍的女生都看著我們這邊,但我總感覺他們在看我。關鍵是我不僅帥還帶著魅力。

我這該死的無處安放的魅力啊。吃完飯表姐和戴雨就帶思怡回去休息了,而且還是回我的租的房子那里。

還好謝婉煙的父親經過我們集團的幫助已經脫離危機了,今天上午已經向表姐辭職了,并且拿了兩千萬給表姐,讓表姐還給我。

表姐也沒收,表姐告訴我她已經告訴謝婉煙我和劉婧姝的事情了,畢竟瞞著也不好。我也知道謝婉煙對我的心意,但是我不能辜負劉婧姝。也只能這樣了。

后來謝婉煙被她父親送到國外去深造了,等我們再見面的時候已經是三年后了。這三年發生了很多大事,等我和謝婉煙再見面的時候我也已經變成另一個人了。

表姐他們走后,我接到父親的電話,父親告訴我要小心龍哥這個人,還有就是他發現我們集團內部出現了很大的漏洞。

但是不知道出在什么地方,只能一步步查。從這一天開始所有事情都超出了我的意料。

一個星期后聽李冉說謝婉煙走了,去國外了。

我們和龍哥的交易也在準備中,‘黑夜給了我黑色眼睛。。。。’表姐打來的電話,“小夏,記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嘛?”

表姐每年這個時候都要打電話提醒我,我肯定忘不了啊,是表姐生日。“表姐,我怎么可能不記得呢,今天你生日嘛,禮物我已經買好了。”

“那行,晚上去林中林吃飯,我訂了包房,叫婧姝也來。”

據說林中林是一個以前很有名望的人開的,只是現在隱退了,所以才開起了餐飲店。沒有人敢在林中林鬧事,更沒有敢和林中林作對。

“婧姝,晚上表姐生日,叫你和我一起去,在林中林,下班我過來接你”我把電話打給婧姝。

“恩恩,那記得來接我。”掛了電話我便又接到樊玲宇的電話,自從表姐來了以后,樊玲宇通過我的關系變成了這邊子公司的二把手,表姐是一把手,我吧就是幕后主使,生意上的決策權都在我手里。

父親也對樊玲宇評價很高。

“少爺,龍哥說臨時出狀況了,交易要延遲。”本來我們和警方也沒打算在第一次交易中就把這個社團打掉,所以我們也不是很急,不過能盡快打掉是好事。

我不知道的是龍哥已經和我身邊的內奸在籌劃怎么對付我了,而且還是幾乎沒有破綻的那種計劃,讓我最后防不勝防。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