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學生會大樓,曉飛說“我得走了,明天得上班了”,我向王大少和曉飛的幾個朋友道了謝后帶著謝婉煙和石彬彬走了。

謝婉煙全程都在看著我,石彬彬也是。

我問他們“怎么了,這樣看著我”。

石彬彬說“林夏,你這屬于扮豬吃老虎嗎?”

我笑著說“我其實想低調來著,哈哈”

謝婉煙又哭了,看著我。她的樣子讓我真的想寵著她,一輩子都寵著。

我說“好啦,學姐,我能請你去吃飯嗎?”

石彬彬在旁邊說“我呢?夏同學”我瞪了一下石彬彬,石彬彬很做死的說了一句“行,有些人真是忘恩負義啊”然后馬上跑了。

唉,這可能又是一位損友。

謝婉煙說“嗯”我都還沒反應過來問“嗯什么?”

謝婉煙把頭低下去說“那算啦”。

哈哈,看來有戲。

我摸了一下謝婉煙的頭說“走吧,喜歡吃什么?”

謝婉煙說“那就麻辣燙吧”這讓我突然間想到了一個段子。我帶著謝婉煙來到一家麻辣燙的店里,很巧,居然碰到了昨天晚上的‘醉漢’。

想到今天床單上的紅紅的血跡,這讓我感到一陣頭痛啊。但是沒想到她居然和我擦身而過,我帶著謝婉煙坐了下來。

而那‘醉漢’就在我們的對面桌,她旁邊還有一個女的,應該是她好朋友吧。

謝婉煙一直在看我,目不轉睛的那種,我問她“怎么了,這樣看著我”

謝婉煙笑著說“你幫我還了錢,還請我吃麻辣燙,難道有什么企圖?”

我對謝婉煙說“學姐,調皮咯,錢是要還的,不過你也可以以生相許,這樣就不用還了”謝婉煙嘆了口氣說“可能沒那么快還得起,我家公司出了點危機,急用錢,不然我爸也不會去借錢”。

我對面的‘醉漢’看了我一眼然后又看了一眼廁所,意思很明白了,讓我去廁所。

我對謝婉煙說“學姐,我上個廁所”說完我趕緊跑到廁所‘醉漢’也過來了,從背后把我抱住,搞得我一臉懵逼,其實心里還是很害怕昨天晚上真的發生了什么事情。

我裝作不知道的對她說“小醉漢,怎么了?”

她說“我叫劉婧姝,什么醉漢啊,還有你得對我負責。”

我懵了一下說“昨天晚上?真的嘛,那你想怎么辦?”

劉婧姝說“當我男朋友唄,然后把我娶了,畢竟老娘保存了二十多年的東西都給你了”。

劉婧姝比我大3歲,已經開始實習了,不過不是我們學校的后來她和我說當時也不知道為什么就是想讓我負責,雖然當時是她自己主動的。并且她還告訴我她當時其實挺清醒的,這也是后話了。

后來劉婧姝把我電話號碼拿走了,臨走前還不忘和我說讓我負責,我也是無奈啊,真讓我負責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辦。

吃完麻辣燙我就送謝婉煙回家了,我為了出行方便買了一輛哈雷。和車比起來的話我還是比較喜歡摩托車。

石彬彬后來還打我這輛哈雷的主意,因為那個時候我買了車。但是沒有得逞,怎么可能送給他,來到L市的第一輛車,老貴了。

怎么也要留下來做個紀念。

  .最@s新=%章^{節上{r酷"=匠網K/0k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