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劉夢然才聽明白了這是怎么回事,吳軍入侵燕地,為了快速穩定后放,就要學會強行吸收掉這些游俠。

  畢竟相對于普通士兵來說,游俠的實力要強很多,如果找上二三百游俠,戰斗力估計都能比得上一個兵團了。

  想明白了這些,劉夢然更加不能讓他們得逞了,“我說幾位兄弟,這種事情找他們商談,估計也談不出什么,不如我們一起齊心協力將他們趕出我們燕地?”

  劉夢然這話一出,游俠立馬散了一大半,留下的不少人道:“這不可能,樊城之中有上萬吳軍再加上二萬多的地方軍,三萬兵馬憑我們這幾十號人,別說打了,估計還沒動手,就被人家的箭陣給解決了。”

  東方朔也是連連點頭道:“所以這次我們只能和談~~~”

  鐺鐺鐺!

  “這是什么聲音!”

  “這是清風觀集合的聲音!”

  “我們上觀。”

  看著人群涌進了清風觀,劉夢然忍不住托起了下巴,樊城如果有三萬兵馬,憑自己手中的三千人根本起不了作用,而唯一的辦法就是煽動這些游俠暴亂。

  而游俠怎么樣才能暴亂,就只能讓清風觀殺幾個人了。

  當然清風觀想不想殺人劉夢然不知道,但是他可以幫助清風觀殺幾個人,最好還是游俠里名氣較高的人。

  想到這里劉夢然問像東方朔道:“東方兄,今天我們燕國游俠有沒有主心骨,要是沒有絕對的話語權,恐怕......危險......”

  “放心吧兄弟,今日羅漢堂的金老爺子出席,如果清風堂想要來硬的,金老爺子絕對不會做事不理。”

  “金老爺子?我在國都那邊還真沒有聽說此人!”

  “很正常,金老爺子住在圣女湖上,被羅漢堂邀請為特別顧問,雖然一身靈武已經達到八級靈神境,可為人卻異常低調。”

  一路上劉夢然聽的津津有味,直到進入了清風觀劉夢然才搞清楚這個金老爺子,他全名叫金五,因為常年隱藏深山修煉靈武,所以大多數人都覺得金五的靈武已經進入了化境,所以在游俠里,金五可算得上是西林郡最有輩分的人了。

  所有人入觀后,時間不長,清風觀觀主楊志雄在數以百計的吳國士兵擁簇下從里屋慢慢走了出來,看到人山人海的燕國游俠,楊志雄笑道:“多謝各位兄弟前來加入我清風觀~~~~”

  s看yt正_=版t)章d:節O%上酷b匠Nv網Yx0

  “夠了,別特么吹牛了,我們這些人不是來加入你的狗屁清風觀,我們只是想問,你們憑什么要殺害我們游俠?”

  “我沒有殺過游俠,只是殺掉幾個不識好歹的家伙而已。”楊志雄說的很平靜,好像這事和他一點關系都沒有。

  本來眾人才剛進入清風觀,沒想到一下子現場就變成了白熱化,說話的那名青年抽出一把匕首比劃著楊志雄怒道:“你們這些混蛋,殺了我們的人,還想讓我們幫你殺我們百姓,天下還有比這更混蛋的事嗎?”

  嗖!

  撲嘶~~~

  突然從天空中飛來一只靈箭,直接貫穿了這名青年的胸口,靈箭可是修靈者將弓箭兵之靈化,其威力可比普通的弓箭要強得多,被靈箭貫穿,這名的青年當即倒地身亡。

  這下現場徹底炸了鍋,本來是商議大會,沒想到一下子變成了屠殺,既然這里安排了靈箭手,那么不用問這里肯定也埋伏了大批吳軍。

  就在現場快要失控時,一位看似八十多歲的老頭子起身怒道:“都給我住嘴!”老頭子用靈武快速擴散聲音,很快現場便平靜了下來。

  “是金老爺子!”

  “金老爺子終于發話了~~~”

  看到金五發話,楊志雄也是一愣,別看老爺子半截身子快要入土了,但其靈武和威望都要超過旁人許多。

  金五慢悠悠的走到眾人身前,“我老頭子今年活了九十八歲,還從來沒有吃過這么強硬的宴席,是不是我們如果都不同意加入你們清風堂,這些人都走不出去了?”

  咳咳!楊志雄捂嘴咳嗽幾聲道:“老爺子,我這其實是給兄弟們一條活路,當游俠有什么出息,又窮又孤單,跟我混,不僅能脫貧,還能娶十來個漂亮的小姑娘!”

  “放屁!你個小屁孩,知道什么是游俠嗎?”

  “老爺子,這都什么年代了,思想還這么腐朽!”

  金五眉頭都快豎起來了,氣道:“朝廷的事我們這些游俠管不了,但大家從來都是井水不犯河水,我希望你們也不要進犯我們游俠~~~”

  “嗖、嗖、嗖!”

  這次又有三只靈箭從金五的背后飛來,不過金五也的確沒讓人失望,在靈箭快要刺中他時,他身后豎起一道巨大的金盾,靈箭正好釘在了金盾上。

  金盾是由靈氣散發出來的,而能散發出這東西的修靈者必然是金系修靈者。

  擋掉三只靈箭,金五面不改色道:“雕蟲小技,也豈敢拿出來丟人現眼!”

  楊志雄愣了,倒不是因為金五的話,而是自己從來沒有讓人偷襲金五,身為游俠出身的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八級靈神境的靈武高手強悍的那一步,正當他愣神之間,后院突然傳來一陣陣廝殺聲。

  “不......不好了,幾名游俠殺入后院,我們兄弟快擋不住了!”一名清風觀的人氣喘吁吁道。

  其實殺人清風觀的人只有一人而已,只是他的暗影漂移實在太快,所以讓吳軍感覺好像是幾名高手同時偷襲一樣。

  劉夢然用暗影漂移來回穿梭,是不是用黑暗之火燃燒掉幾名士兵,等吸收掉他們的靈氣以后,劉夢然再次故技重施。

  其實劉夢然這是在賭,如果游俠里有大多數莽撞著,必然會引起騷動,同樣自己殺了這么多吳軍,吳軍這些人也不會輕易放過這些游俠。

  果不其然,后院亂了,游俠當即感覺自己掉進了清風堂早已設計好的圈套,這下為了活命,游俠們四散沖擊。

  好好的一個大會,還沒有開始,就已經變得腥風血雨了。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