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行行,你都不告訴我,那我只能按自己的來啦,那叫你小胖墩得了,挺討喜和親切的。”李月寒嘴角上揚,心里笑開了花。

  “換一個,你這人怎么這樣,我可比你大的多。換一個,這個不行。”蒼云戒生氣,小腮幫子都氣的鼓起來了。

  “小胖墩,小胖墩,小胖墩....”李月寒連著叫了七八遍,把蒼云戒直接喊得氣暈過去,索性鉆入戒內不聽,不理。

  和小胖墩斗嘴了一段落后,李月寒端坐在床上看著腦海中的截天秘錄。

  “達到筑基期后,終于可以修煉上面的仙法了。”李月寒想著截天秘錄里面記錄了三本秘術——百兵訣、逍遙游、截天冊。

  &更N新B最快上酷匠HV網q0Z

  李月寒先從百兵訣開始修煉,按照百兵訣的修煉要領,依次結各種手印,或以身為印,從頭到尾聯系一番后,渾身大汗淋漓。

  李月寒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氣:“這也太難練了吧。整個人都疼死了,要不是我乾坤鍛體達到二階,早就被練死了。看來我的身體得達到三階,才能完全發揮仙術在對等境界的相應威力。”

  百兵訣——御使天下兵刃,推演各種兵道技戰術法,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李月寒繼續演練百兵訣,日復一日,隨著他的演練進行,丹田內形成各種各樣的——刀槍棍棒等兵刃虛影。

  如此二月有余,終于刻畫出了百道兵刃,李月寒雙手再結手印,輕喝一聲:“合!”

  只見百余道兵刃虛影形成一道兵刃漩渦融為一體,再次形成時已經變為——兵刃構成的玄妙“兵”字。

  “呼,終于百兵訣的核心兵道種子被我修煉成功了,有了這個兵道種子以后諸多兵刃戰技只要看過就能直接推演。”李月寒呼了一口氣,放松下來。

  李月寒招呼戰刀在手,隨手劈出,一道玄妙的刀氣直接沖出,輕松把跟前的桌子切成兩半。

  “用刀和以前果然不同了呢。休息一晚上,明天開始修煉逍遙游。”

  修煉無歲月,又過了一個多月,李月寒在山峰縱情跳躍,背后演化雙翼瞬移不斷,心中暢快無比。

  “這逍遙游果然逍遙自在,獨步天下傲視群雄的速度,這天下哪里去不成,練到大成瞬間穿梭空間都不成問題。不過就是久了身體受不住。”李月寒嘗試了自身二階身體的極限,只能瞬閃十數次,最長距離十數里,多了身體直接崩碎。

  “看來修煉乾坤鍛體是修煉截天錄的必不可少的一環。到底是哪個冠絕古今的天才人物寫出來的這般功法啊!”李月寒不由得心生最高的敬佩和敬仰。

  ......“好家伙,截天冊里的功法真的功參道化,各種秒理大道歸納總結成十數個框架,總共寥寥近千字,千變萬化演化萬千仙術道法。”

  李月寒眼睛星光璀璨,一陣電閃好一會兒才從他眼眸里消失掉。

  “大半年足不出戶,是該出去走走了!”李月寒換了一套白色長衫,衣袂飄飄,配上俊朗的模樣,當真好一副仙家秒童的樣子。

  “小胖墩,我們走咯。”李月寒道“大壞蛋,你就這樣出去啊?”小胖墩揶揄道。

  “嗯,我匿一下!”李月寒周身一閃,少了仙家氣質,變成普通模樣的鄰家少年郎。

  “咱們去哪?”小胖墩好奇的問道。

  “當然是去書閣,我這次好好看看《修真通典》,省的你老是說我修真常識匱乏。”

  “切,你就是土包子!”

  “少來,小心我揍你。”

  ......書閣內,李月寒看著七層高的古樸樓閣,心生敬意,一種歷史的滄桑和歲月的沉淀緩緩從閣樓里散發出來。

  李月寒心情平靜而厚重,連帶著腳步都輕緩了許多。

  閣樓內一二層都是蠻荒大陸的通識記載,各種術法初窺、神鬼異志、天材地寶、風土人情、鬼怪精物等等,全在一二層內。

  李月寒扎扎實實地泡在閣樓內,猶如海綿吸水一般,瘋狂地吸收著知識。

  在閣樓里,他知道了:蠻荒大陸的人族是從深山里走出來的一支,由妖族里不起眼的智猴經過靈池的洗禮,蛻化為人。之所以稱之為人,是因為靈池洗禮后,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我們是人!”,歷經億萬年的征戰,才從幾百人的部落發展成如今占蠻荒大陸一隅。

  在閣樓里,他知道了:蠻荒大路為人間世,自蠻荒大陸始就有妖族和精怪,廣袤遍布于蠻荒大陸,弒殺殘忍,吐納天地元氣,頓開靈智,狐魅、僵尸、龍族、兔族、牛頭人等等各種妖族在人間世繁衍生息,也自此,妖界百族林立,征伐不休;所以各種奇異怪誕的事情在蠻荒大陸也不足為奇。

  在閣樓里,他也知道了:除了人間世,還有天界和九幽鬼域,三界互相征伐的戰爭已經打了很久很久了,從什么時候開始的已經沒人知道。天界和九幽鬼域一個在天之宇,一個在地之宇,都需要特殊的通道才能進入,否則只能在人間世這片宇宙之內。

  一個多月,從書閣里出來,李月寒目光深邃而澎湃。當他知道可以去探索天下之大,解奇聞逸事之多,神交人族那些經天緯地之才杰、干驚天動地的大事豐采時,心中豪氣沖上云天。

  “我也可以,我也會的。”

  李月寒在心里產生了一個夢想:看盡天下事,探索各種奇談怪論的事物。

  如此想著,直到小胖墩提醒他:“你有麻煩咯!”

  卻是在回來的路上碰到冉通他們幾人。

  “喲,這不是李月寒這傻逼么?”司良狠狠地說。

  似乎當初寧師姐的那一劍記恨在李月寒身上了。

  “李月寒,你當初活著回來算你命大。不過寧守一已經大半年不見蹤影,哈哈哈,估摸著已經死在哪個嘎轱轆山腳了。沒人保你了,這次讓爺爺們好好伺候伺候你。”冉通立刻示意身邊的三人圍住他。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