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母低著頭跑到王昃身邊,小聲對他說道:“可惜了,這兩個姑娘……都不太擅長家務啊,不過現在的女生都是這個樣子的啦,還都是好姑娘……”

  剛要說這個,就發現兩個女人已經練上了‘全武行’,互相掐著對方的臉蛋,也不知誰要撕碎誰的嘴。

  王母咳了兩聲,總結道:“反正這終身大事是你自己做主,媽媽不管,不過你的選擇媽媽還是支持的,就是……終身大事,一定要慎重一些才好啊。”

  王昃:“……”

  最終,這頓飯還是平安的吃上了。

  由王母在一旁把關,兩個女人也沒有弄出毒藥來,雖然不算美味,但總算安全。

  但麻煩依然沒有斷。

  吃過飯,飛刀堂而皇之的以‘停電不好走’為由,竟然要留下來過夜!

  上官翎羽終究是小女孩,臉皮薄,讓她說出留下不走的話肯定不太可能,不過她還是可以把飛刀給拽走。

  于是兩個女人又是一番爭斗,王母實在看不下去,最終讓她們兩個一起住了‘客房’。

  要說王昃的家幸好不算小,還是有兩個空出來的房間的,平時也就放些雜物,簡單打掃一下就能住人。

  不過這可就倒霉了王昃。

  王母在王昃簡單的洗漱后,竟然無情的將之反鎖在了屋內。

  女神大人興奮高呼:“母親大人威武!”

  王昃又是滿頭大汗。

  心道自己的母親把自己當成什么人了?話說真要犯罪的話,這世間最大的誘餌就站在自己旁邊啊!

  一夜無話。

  但也僅僅是無話而已,并不是沒有動作。

  比如兩個女人都沒有睡覺。

  比如其中一個女人借‘起夜’為名,偷偷摸到王昃的房間,準備‘夜襲’,但無奈王母太有先見之明了,緊鎖的房門讓那個女人直跺腳。

  她就沒想到,自己平時那么多機會都利用好,犯得著非趕在今天?

  怪不得人們總說,危機造就動力。

  至于即便是見到了王昃,怕結果也僅僅是談談氣候,聊聊電視劇而已吧。

  王昃也許是因為旁邊的房間就躺著兩位絕色美女的關系,荷爾蒙分泌過量,完全影響了理性思考的能力。

  竟然躺在床上,一把抓過女神大人光著的小腳,拿在手里把玩了起來!

  然后,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第二天早上,王昃盯著兩個熊貓眼從房間里走出來,王母在那一瞬間都懷疑自己的兒子做了什么‘錯事’,被教訓了吶。

  趕忙往那兩個女人身上看去,卻也沒見她們表現的如何憤恨,甚至對王昃此時的造型也有些摸不到頭腦的樣子,這才放心了下來。

  至于那兩個黑眼圈是如何造成的?

  也許僅僅是不小心撞到床腳了吶。

  吃過早飯,上官翎羽在沒有留下的理由了,只得現行離去,不過走的時候還是拽著飛刀一起。

  王昃則趕到了王家古玩店。

  因為在昨晚他接到了劉忠堂的電話,老人家要單獨見他。

  ……

  車子行至北海,路過層層檢查,王昃走進了一個看似樸素的房間。

  房間的門不大,跟普通住家的差不多,開門后里面的設施也是簡單。

  一桌一椅一床一燈,剩下的都是書。

  不知道的,如果看到如此景象,會以為走進了一個老文人的書房。

  這也確實是一個書房,只是它的主人卻是政壇上最頂尖的人物,姬老人家。

  王昃見屋中沒人,疑惑的看了一眼領著他進來的秘書,后者微微一笑,也不說話,而是直接退出房間,還把房門給帶上了。

  王昃攤了攤手,知道這種級別的人物總愛搞點‘高深莫測’的舉動,也不覺緊張,反而是屁股靠在那書桌之上,隨手從桌子上拿起一本書,翻看了起來。

  “呵呵呵,不愧是小先生,行為處事總是出人意表。”

  聲音突然從身后響起,王昃卻不顯得慌張。

  他拿起一個書簽,夾在自己看的頁數,再緩緩合上放回書桌。

  這是才轉身笑了笑,微微欠身道:“姬老好。”

  姬老眼睛一亮,微微點了下頭道:“你真是個怪小子,要是不知道你的為人,會以為你是個傻子或者笨蛋,可是清楚你的為人后,現在看來卻是一種少有的沉穩,養氣的功夫練到你這境界,倒也算是出師了。”

  王昃笑道:“呵呵,姬老這是在埋怨小子無禮了。”

  姬老搖頭道:“不是,這句話沒有那么多玄機。”

  王昃只是笑笑,沒有任何妄語。

  姬老坐到了床頭,伸手示意讓王昃坐在那僅有的一張椅子上。

  王昃沒有婉拒,而是心安理得的坐了上去。

  也就在這一瞬間,王昃真正成為了這個層面中的一員。

  要知道在這個房間里,之所以只有一張椅子,就證明不是什么人都有資格坐著的。

  姬老又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你一定好奇,我為什么單獨把你叫來。”

  王昃道:“姬老明鑒。”

  姬老道:“其實在老青和老劉認識你之前,我就認識你了。”

  這句話倒是讓王昃一愣,表情是滿臉的不信。

  姬老笑道:“還記得在那個古玩宴會上的小姑娘嗎?就是一直抱著一個狗熊玩具的那個?”

  王昃笑道:“自然記得,如此可愛聰明的小姑娘,倒是很難讓人忘記。”

  eX最新`章、I節上qw酷n匠D(網SW0

  姬老道:“她是我的孫女,自從那天宴會上回來,沒少在我耳邊念叨你的名字,‘熊寶寶哥哥’?呵呵,這個稱呼確實有趣。”

  王昃恍然道:“原來是姬老的掌上明珠,怪不得……”

  至于他說的‘怪不得’指的是什么,就只有兩個人自己知道了。

  姬老又道:“而那一次,其實是我第二次聽到你的名字。”

  “哦?”

  王昃眼睛一轉,立時就明白了姬老指的第一次是什么。

  既然上官無極隸屬于國家,那么對于這個‘除之而后快’的王昃,國家自然也是了解的。

  看到王昃恍然的神色,姬老嘆了口說道:“如果我說,我曾下令讓無極侄兒禁止對你的追殺,你會相信嗎?”

  王昃道:“我信。”

  目光很干凈,聲音很篤定。

  這反倒讓姬老有些疑惑。

  “為什么?”

  王昃道:“上官無極他并沒有在我回國后第一時間來‘處理’我,而且他也是直到前一陣才知道的我的身份……我相信,要了解我這樣一個小人物的行蹤,對于國家來說并不難,也不用費那么長時間。”

  姬老眼睛又是一亮,笑道:“你很通透。”

  沉默一會,他又說道:“事實正是這樣,無極侄兒所做的事情,是國家的最高機密,知道的人并沒有多少,即使是我身邊的秘書都不知道,而你知道了。”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嗎?”

  “呵呵,也可以這么說,昨天夜里,你就受到其他國家的攻擊,不是嗎?”

  “唔……姬老,有什么話不妨直說。”

  ‘不妨直說’,這種詞語,而對象又是姬老,這個世界上也沒有幾個人會這么說。

  即便有能力如此說的,他們也不會這樣。

  所以王昃應該算是天下獨一份了。

  姬老搖頭苦笑道:“我很好奇,為什么老青和老劉,對你的態度并非是忘年交那么簡單,我總感覺他們……有些在巴結你,我很想知道為什么。”

  王昃呵呵笑道:“姬老說笑了,您明明都知道的。”

  這句話,又讓兩個人陷入了安靜。

  是的,姬老怎么可能不知道。

  越是地位高的人,對于世間冥冥之中,那種稱之為‘天意’的東西就越模糊,他們也越來越不敢肯定,那些所謂不科學的東西就真的不存在。

  因為他們接觸過,使用過,甚至利用過,所以對神鬼之說就在清楚不過,正是因為這樣,他們反而迷茫了。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