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塵修煉禁術,今廢除其一身修為,逐出昆吾秘境,永世不得再踏入昆吾秘境半步!”一名青年男子看著蕭塵,獰笑著開口。

她身旁一名貌美女子,看著蕭塵的眼中,也蘊含著一抹淡淡的冷笑和譏諷。

唰!

直到這個時候,一棟別墅里面,坐在桌前的青年才驟然睜開眼睛。

他看上去大約二十一二歲的樣子,戴著眼睛,斯斯文文,像是一個文弱書生。

可隨著他的眼睛睜開,整副眼鏡頓時“咔咔”碎裂開來。

“昆吾秘境……禁術……”蕭塵的眼中,爆射出像是刀刃一樣鋒利的刺骨鋒芒,“呵,想不到,我以三年修心,三年養性,竟然還是忘不了這件事情。”

搖了搖頭,蕭塵眼中的鋒芒斂去,重新恢復平靜。

正在這個時候,忽然一個女孩的聲音,從門外傳來,“喂,你到底是誰啊?誰讓你進來的!我都說了,我家沒有什么鬼師。你再不出去,我可要報警了!”

幾乎那女孩兒的話音剛落,蕭塵就看到,一個人走進他的房間。

那是一個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一身黑衣,滿頭長發,看上去很怪異。

剛走進門,他的目光,就落在了蕭塵的身上,“鬼師,你果然在這里!”

聽到他的話,緊跟著那中年男子走進來的三個女孩兒,全都是微微一怔,同時向著蕭塵看了過去。

其中一個女孩驚訝道:“曦月,原來你姐夫,就是那什么鬼師啊。嘻嘻,這個名字還挺威風的耶!”

說著,深深看了蕭塵幾眼,顯然對蕭塵有幾分感興趣起來。

中間名叫曦月的女孩,大約十五六歲的樣子,卻早已經出落得亭亭玉立。

不過此刻聞言,卻是頓時不高興起來,“你胡說什么,他才不是我張曦月的姐夫。”

說著,她看向蕭塵,毫不客氣地問道:“喂,蕭塵,我問你,這是什么人?他為什么叫你鬼師?”

“一個舊識罷了。至于所謂鬼師,不過一個稱號而已。”蕭塵笑了笑,也不生氣。

而那中年男子,則是冷笑一聲,“想不到,堂堂鬼師,竟然淪落到,被一個丫頭片子質問的程度。”

說話之間,他的目光在張曦月等人的身上一掃,“我要和鬼師談一些事情,你們出去!”

“你!”一聽他的話,張曦月頓時勃然大怒。

這是她家,眼前這個家伙硬闖進來也就算了,現在竟然讓她出去?而且,還是以命令的語氣。

她這大小姐脾氣,哪里受得了?

可還不等她發作,忽然感覺到身體一陣冰寒,如墜冰窟,簡直像是要被凍僵了一樣,竟然半點動彈不得。

“這是怎么回事?”張曦月的心中一驚。

正在她不知所措的時候,蕭塵的聲音,傳入她的耳中,“曦月,你們先出去。”

那聲音十分溫和,讓人如沐春風。

張曦月這才感覺,之前那種恐怖的感覺消失了。

不過,她自然不會認為,這和蕭塵有關,只當之前一切都是錯覺而已。

當下狠狠瞪了那中年男子一眼,隨即看著蕭塵冷冷道:“好啊蕭塵,你竟敢和這些亂七八糟的人來往,還聯合外人來欺負我,看我回頭不告訴我姐!”

說著,冷哼一聲,氣咻咻地拉著另外兩個女孩走了出去。

蕭塵也不在意,輕輕一揮手,門就自動關上。

他這才看向那中年男子,淡然道:“邪道大宗師歐陽銘?誰給你的膽子,敢擾我清凈。”

“十秒鐘內,給我一個不殺你的理由。”

只是被蕭塵的目光一掃,歐陽銘就感覺渾身汗毛都不由自主地倒豎了起來,身體瞬間緊繃,如臨大敵。

“哼。”歐陽銘的心中一凜,片刻之后冷哼一聲,“這才有幾分鬼師該有的樣子。”

他也沒有,和蕭塵爭執的意思,開門見山道:“通天之器已經出世了。”

“通天之器?”聞言,即便蕭塵,也是瞳孔微微一縮。

通天之器,他自然知道,乃是進入昆吾秘境的鑰匙。

每隔數年,昆吾秘境里面,就會吞吐出一定數量的通天之器殘片。

唯有得到通天之器殘片,重組通天之器,才能打開昆吾秘境入口。而擁有殘片者,有資格進入昆吾秘境。

要知道,對于外界的人來說,昆吾秘境乃是武道圣地,仙境一樣的存在。

多少強大武者,想要進入而不得。

現在通天之器出世,正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蕭塵能夠想象,整個古武界必然會因之震動。

幾乎每一次通天之器出世,都是一場腥風血雨。

  h酷%匠$網lx唯一●,正[email protected]版n~,A{其他-都“$是E盜版‘(0l

歐陽銘緊接著說道:“你,愿不愿意跟我合作,共謀通天之器?”

“與你合作?”這時候,蕭塵已經平靜下來,目光在歐陽銘的身上一掃,不置可否。

歐陽銘仿佛看出了蕭塵的輕蔑,冷笑一聲,“鬼師,我知道你實力不俗。可通天之器太過誘人,連多年沒有出世的那些老家伙,都蠢蠢欲動了。”

“你一個人再強,也無濟于事。”

說著,他停頓了一下,似笑非笑地看著蕭塵,這才繼續開口。

“而且我聽說,六年前你曾經進入過一次昆吾秘境,最后卻身受重傷被驅逐出來。現在有沒有完全恢復,還不好說吧。否則,你怎么可能躲在這里,整整六年不在古武界走動?”

蕭塵微微一笑,也不反駁。

說話之間,歐陽銘的手里出現一張名片,“好了,廢話不多說,我還有其他事情要去做。你考慮一下,如果考慮清楚了,就去找這個人,他會聯系我。”

咻!

幾乎他的話音剛落,手中名片,頓時像是一把鋒利飛刀,劃破虛空向著蕭塵激射而去。

即便只是那張名片,所卷起的風刃,竟然也在桌椅上留下大片密密麻麻的劃痕。

如果名片本體落在身上,怕是直接要將人體洞穿。

蕭塵卻不懼,隨手一抓,就將那張名片抓在了手中。

而歐陽銘的身影,早已經消失在了房間里面,不知所蹤。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