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刻在十方基地,夸克舒服的躺在辦公椅上,看著面前的視頻,視頻中,三十個人正在接受著訓練,出乎意料的,他們的訓練效率都提高了很多。

  不到一個小時的訓練,居然會有這樣的效果,算是意外之喜,不過死亡了九成的人,這損失依然有些大了。

  就在他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拿起手機,夸克看著來電顯示,連忙站起來,接通電話:“乾王。”

  “準備下,天府的人要過去。”

  “好!”夸克鄭重點點頭,聽著電話那頭說一個小時后就到,應承下來。

  一個小時后,夸克帶著一眾高層迎接一群煞氣騰騰的人進了基地。

  為首一人是個中年人:“你們基地很不錯,比起我們天府的基地要厲害得多!”

  O更新最快上*W酷匠b網?#0U

  夸克笑著道:“你們天府的強者也很厲害,今天那個十都可是讓我大開眼界啊!”

  中年人疑惑的看向夸克:“十都?名字叫什么?”

  夸克頓了頓:“他沒說。”

  “長相呢?”

  “他帶著面具,一個金色面具,面具上還雕著一條龍……”夸克說著,疑惑看向中年人:“你不知道有天府十都在這兒?”

  中年人搖搖頭:“不可能在,十都這種級別的強者,整個天府都沒有多少,英吉利一個都沒有。”

  “不可能啊,他動都沒動,就殺了我七個人!”夸克有了不好的預感。

  中年人眉頭皺起:“九耀級別強者都很難做到這一點,你說的這種殺人方式,很像蕭旭的殺弱者的殺人方式。”

  夸克搖搖頭:“不可能,他還和我說了你們天府訓練強者的方式,還給我訓練了一批人!”

  “天府如何訓練強者是秘密,絕對不允許外傳,他怎么給你訓練的?”中年人眉頭緊皺。

  “他讓我給他九成的死亡名額,讓他們互相廝殺,三百人,活下來三十個,他們先訓練的效率都提升了!他說天府訓練基地,存活的人百中唯一!”夸克說完愣住了,他知道問題在哪了,他對天府壓根就不了解。

  中年人一臉古怪的看著夸克:“所以你就讓他白殺了你兩百多人?”

  “我天府訓練向來殘酷,但也從來沒有達到過十分之一,何至于百分之一?至于這種殺戮方式,只能培養狠勁,但無法培養高手,有效果,但損失太大!”中年人淡淡說道:“他還做了什么?”

  夸克看到了中年人眼底的一抹不屑,仿佛看傻子一般,將剩下的話憋了回去:“沒做什么了。”

  “混進來一次,什么都沒做?”中年人眉頭皺起,看了眼冷著臉的夸克,沒有再繼續往下說,繼續往下說,恐怕夸克會翻臉。

  夸克此刻心中也確實有殺人的沖動,他感覺此刻他血都沖到腦子里去了,他居然被人耍了,毫無尊嚴!

  一個和蕭旭有關的消息,別人收了一大堆新型武器,甚至一些半成品也被拿走了,想到那面具人的口吻,他現在很想抽自己嘴巴子。

  “我拿這些半成品也沒什么用了,我天府也不會研究這個,我有一個私人博物館,如果你們的研究真的成功了,這東西就有意義了,是外骨骼機甲的初始版本,半成品,多有面子?”

  偏偏他居然還相信了,而且還約好去他的私人博物館看看。

  最后面具人走的時候,他心里還樂,和這么個高手搞好了關系,以后絕對能用得上,指不定能利用面具人在組織內再往上爬一爬,結果特么面具人居然不是天府的人!

  “這一次我過來是為了談合作而來。”中年人看著如魔障一般的夸克,開口說道。

  “嗯,現在是初次接觸,我們需要好好商量!”夸克平復心情,淡淡說道。

  “那是自然,我天府也有足夠的誠意,征途華夏是我們第一次合作的目的。”中年人笑著道:“要不帶我參觀參觀?”

  “參觀就不用了,我們先談合作吧!”夸克擔心再參觀下去,他的心態會爆炸,因為這七層,每經過一層他就會想到那個王八蛋面具人!

  如果他知道那個面具人就是他們心心念念想要殺的蕭旭,不知道會做何感想,恐怕那個時候有的就不是殺人的心了,而是自殺的心!

  “……”

  蕭旭不知道天府和十方合作的事情,如果知道,他應該就會想辦法搗亂了。

  而在他補覺的時候,陳云曦和孫菲菲碰面了。

  陳云曦看著孫菲菲,愣了愣:“孫姐,你怎么來了?”

  孫菲菲看著陳云曦,也愣住了:“你怎么在這兒?”

  陳云曦之前只是個單純明星的時候,兩人就認識了,只是關系不太熟稔,等到陳云曦吞并了帝京娛樂的時候,兩人也見過幾次面,但依然不太熟。

  “我和我朋友過來玩玩,你是有事?”孫菲菲笑著說道。

  陳云曦點點頭:“嗯,和朋友一起過來參加這邊的活動!”

  莫格里從外面走進客廳:“云曦小姐,我給你和蕭旭改制了幾套晚禮服,你現在方便去看看嗎?”

  陳云曦站了起來,看向孫菲菲:“抱歉,失陪了。”

  “嗯!”孫菲菲點點頭,看著陳云曦和莫格里離開,嘴里嘀咕了聲混蛋,這個女人絕對是蕭旭的。

  若不是如此,莫格里不會這么尊敬。

  她也是很氣,為什么蕭旭要了那么多人,偏偏不要她呢?

  難道她不夠溫柔?很有可能,至少這個陳云曦就很溫柔,那種和善,她都能感覺道,這種人估摸著很少會與人為惡。

  她覺得她應該改變了。

  走進廚房,快速做了幾個菜,端進蕭旭房間。

  蕭旭在睡覺,算算時間,已經睡了七八個小時了,差不多該醒了。

  孫菲菲也沒有打擾,一個小時過去,兩個小時過去,三個小時過去了,蕭旭還沒醒。

  孫菲菲等不下去了,走過去溫柔的推了推蕭旭的肩膀:“旭哥,要起床了。”

  蕭旭睜開眼睛,看著眼前帶著微笑的孫菲菲:“你腦子……。”

  話說一半,蕭旭將剩下的話憋了回去,孫菲菲今天似乎有些不一樣,又看著桌子上托盤里面裝著的菜,擔心他罵人后孫菲菲會直接將這盤子蓋他臉上:“大晚上的起什么床?別吵我!”

  孫菲菲端起盤子:“我做的菜,你就不能嘗一嘗?”

  蕭旭一臉古怪的看著孫菲菲,端起盤子:“都冷了,算了,我還得睡覺。”

  “我去給你熱!”孫菲菲端著托盤就走了出去。

  蕭旭卻感覺毛骨悚然,這特么的,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事出反常必有妖!該不會給她下毒吧?

  很有可能,畢竟那兩巴掌這丫頭估計還記恨在心。

  偷偷溜出門,隨手招來侍者:“你在門前守著,待會有個姑娘端著吃的過來,你就告訴她,我出去辦事了,聽到了嗎?”

  “聽到了。”侍者恭敬的點點頭。

  蕭旭則是悄悄溜上樓,躲進一間房間繼續睡覺,打定主意不露面。

  孫菲菲哼著歌,又做了幾盤菜,端著盤子走到房間前,看著侍者:“麻煩幫我推開門。”

  “那位先生說他有事要辦,剛剛出去了。”侍者說道。

  “出去了?”孫菲菲不太相信,抬腳踹開門,找了一陣,沒看到人,又出來:“他有沒有說他干什么去了?”

  “沒說!”

  “沒你事了,你走吧!”孫菲菲有些失落,這混蛋要有事肯定早走了,剛被叫起來就走?肯定是在躲她!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