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那頭的姜承裕自然是聽不得王凱的這種屬于威脅的話語,在姜承裕看來王凱一直是屬于自己可以利用的棋子,王凱不得不聽命于姜承裕。

關于這一點此時的王凱幾乎可以將姜承裕這個時候的心理活動猜得一清二楚,恐怕電話那頭的姜承裕此時都有些咬牙切齒了吧?

不過王凱并不是很在意這樣的一個問題,而且王凱也非常清楚,自己越是這樣表現越不會讓姜承裕對自己產生什么樣的懷疑,姜承裕知道自己有恃無恐的點在什么地方。

果然,姜承裕在沉默了好一會兒之后,這才繼續沖著電話笑著開口道:“你不要這么著急,所有的事情我都會安排好的,上次的事情的確是一個遺憾,不過我仔細想想也的確是怪不到你的頭上,或許我應該考慮到你沒有經驗這一點的,沒有事先提醒你那的確是我的失誤,我想下次我們兩人都不會再犯這樣的錯誤了不是嗎?”

“姜公子能夠這樣說倒是讓我感覺到很意外。”王凱瞇著眼如此開口道。

“這沒有什么好意外的。”姜承裕回答道。“有些時候我的確是太過看重結果了,經過上次的事情我回去仔細想了想,的確有些事情不需要太過注重結果,反正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再怎么后悔都沒有什么用處,我們更應該計劃好未來我們該做的事情不是嗎?”

“所以未來姜公子想要怎樣做?”王凱詢問道。

“我得到消息,公孫藍蘭已經去了香港,雖然我不太明白她去香港到底是做什么,我還以為她會回到西北這邊先把我的問題給處理掉呢,不過……公孫藍蘭去香港很有可能是為了夏黃河,畢竟夏黃河之前就在香港待了很長一段時間。夏黃河這個人很麻煩,可以想象得到的是,公孫藍蘭今天肯定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也就是說公孫藍蘭在為那個姓楊的做事了,如果再讓公孫藍蘭找到夏黃河,那我們都不用活了,所以我會去香港一趟。”姜承裕如此開口道。

“你去?”

王凱不由得詫異。“你就這樣過去,難道不會出什么問題?要知道香港那邊最為根深蒂固的西門家族可是與張成有著親密的關系,我甚至覺得張成很有可能在這件事情上面不會對公孫藍蘭置之不理,說不定張成會給公孫藍蘭提供最優質的幫助,你去香港那邊的話情況會不會變得很糟糕?”

“那就得看用什么樣的方式方法去處理了。”電話那頭的姜承裕聳了聳肩如此開口道。“畢竟事在人為嘛,而且在香港那邊如果公孫藍蘭發生了什么意外,這將是一個完美的結果不是嗎?在內地尤其是在京城這種地方公孫藍蘭要是出了什么問題的話,我們還得處理許多麻煩,但是在香港就不同了。”

“你的膽子還真是挺大的,竟然敢向自己的表姑下手。”王凱不由得輕笑了一聲開口道。

  K酷uB匠網永}久LB免B#費j看小W說O0=

“那又怎么樣?”電話那頭的姜承裕語氣之中充滿了不屑。“我早就該這樣做了不是嗎?再說了,如果不是因為上次的失誤,她已經死在我們的手里了,我又何必前往香港一趟呢?做大事者就應該將自己面前的所有障礙都給鏟除掉,無論對方對我來說是什么樣的關系。”

“好吧,那就祝你馬到成功。”王凱聳了聳肩開口道。“那我呢?你不會要讓我一直盯著張成吧?”

“我正是這樣想的。”姜承裕笑了笑回答道。“現在的張成就由你來盯著,既然公孫藍蘭親自去了香港,那就代表著張成肯定是要去別的地方,我甚至都能夠猜到張成很快就會前往歐洲,你得盯緊他,最好取得張成的信任。”

“那你可能想得太多了。”王凱如此回答道。“張成很有可能已經徹底失去了對我的信任。”

“哦?這怎么說?”電話那頭的姜承裕詫異的開口道。

“今天晚上我在來這邊的路上就碰上了張成,張成無緣無故之下就讓人將我的車子給砸了,這難道不是一種警告?”王凱開口說道。

“這也算是警告?”電話那頭的姜承裕對這件事情似乎不屑一顧。“如果張成想要警告你的話,他應該會直接沖你出手,而不是沖你的車撒氣,畢竟這種事情如果真的被張成猜到了的話,張成怎么可能如此風輕云淡的警告你?這不是在打草驚蛇嗎?我反而覺得這種事情沒有必要過多的擔心。”

“我反正是這樣覺得的。”王凱聳了聳肩。“張成是一個奇怪的人,他平時心里想的什么以及做的什么事情都讓人摸不著頭腦,如果沒有什么原因的話,張成今天不會無緣無故的做出這種事情來,所以讓人盯著張成這件事情,你還是另請高明吧,我可不想讓自己也給搭進去。”

“我要是能夠另請高明的話,我也不會讓你去做這件事情了。”電話那頭的姜承裕有些無奈的開口道。“王凱,現在只有你最適合去做這件事情不是嗎?你只需要想辦法拖住張成前往歐洲的進程就行了,我想這對你來說不是什么難事。”

“如果張成不懷疑我的話,這對我來說的確不是什么難事,但是現在張成很有可能已經將懷疑的矛頭轉到我身上了,你覺得我再在這個地方逗留下去合適?說不定我們都已經沒有下次再見面的機會了。”王凱瞇著眼開口道。

“無論怎么樣,你再幫我這樣的一個忙,我相信你能夠做到的不是嗎?”電話那頭的姜承裕繼續開口道。“而且,以你以前與張成之間的關系,你想要做到這件事情不難,大不了再利用起你們以前的關系,這對你來說應該是很擅長的事情才對。”

“姜公子,你做事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啊。”王凱瞇著眼開口道。

“你這是在夸獎我嗎?如果是的話,那我就欣然接受了。”電話那頭的姜承裕笑呵呵的開口道。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