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嗖嗖……”

  陰陽大門,時隔多年后,寧濤終于再一次來到了它的面前。

  但即便他已不是當初的那個任人宰割的小子,再凝視陰陽大門,卻依然感受到一股深不可測的浩瀚感。

  紅藍大門亙古不滅,巍峨屹立,鎮壓十方妖魔,永封百路諸侯!

  難以想象是何等神通布下的?

  通天徹地之偉力呀。

  恐怕那混沌天尊,在那天尊之中也是翹楚,起碼比霸王前輩強。

  這一點他可以百分之百肯定!

  “爹地……”

  寶兒拿著陰陽盾,有一些躊躇和猶豫,準確的說,是緊張,畢竟,腦子亂亂的,一時間也沒了主張。

  她本能的覺得這里和她有不可分割的聯系,可怎么也想不起來。

  隱約中能感受到一股呼喚。

  她環顧許久,似乎就在大門內,她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去打開它?

  然而,寧濤卻沖她重重點頭,即便心中也有憂慮,可終究是要經歷的,無論她能否覺醒前世記憶?無論她是天尊?或大帝?都是她女兒。

  “放心吧,有我在……”

  而餃子也緊緊注視過來。

  若是主人能覺醒,那它也不用被困在這兒了,也能吃得飽飽的了。

  最重要的,是有人罩著它了。

  不用再去瞻前顧后。

  別看它雖是圣獸,但其實除了皮糙肉厚外,并不擅長打斗,它也不喜歡和人打來打去,只喜歡吃睡。

  當年都是混沌天尊一路罩著它過來的,不然,剛才又怎么會怕?

  只不過是一些災難之力。

  小痛罷了。

  一個圣獸混到它這地步,也算是奇葩了,也還真虧有天尊能要它……

  而這時,寶兒深吸一口氣,終于持著陰陽盾緩步走上前,放入鑰匙,催動力量,剎那間,就仿佛凹凸合體,完美的契合,四周猛地一震。

  “嗡…嗡嗡……”

  “轟隆…轟隆……”

  一股恐怖的力量噴發出來。

  寧濤瞳孔一縮,瞬間將不朽金紋凝聚成盾牌,橫檔在他的面前。

  但似乎覺得仍然不夠,一咬牙,又施展一層屏障,撐開仙力護罩,幾乎把自身能防御的手段全用上了。

  “圣品,世界之墻!”

  “御~”

  但“轟”的一聲,他仍然被一舉打飛數萬米,整個人通體狂震,長吐鮮血,這可怕的沖擊力依然在排斥他。

  好像是一種自保之力。

  一定范圍內,外人無法靠近。

  餃子則暗暗偷笑,見這小子吃癟心中痛快極了,而且它也不傻,那三滴血液其實也被它給動了些手腳。

  血倒是真的。

  不過,沒到自己說的程度。

  不是到不了,而是被它給刻意稀釋了,反正寧濤也認不出來,這點小手段對它來說,還是不在話下的。

  那兩滴鮮血,頂多只有它普通鮮血三分之一的能量和威力。

  半滴精血,其實噱頭更大,它只不過是為了安撫主人而已,其實只有一絲精血,融入到一滴比較精純的鮮血里,但比尋常鮮血,的確強很多。

  還是那句話,寧濤認不出來,恐怕他連至尊精血都沒見過幾滴。

  不過話說回來,即便如此,還他的酒錢依然是綽綽有余。

  這小子還是賺大了。

  找個機會,必須得賺回來。

  餃子暗暗發誓,絕不能吃虧,它雖然什么都吃但就是不能吃虧……

  “噗嗤……”

  寧濤剛穩住身形,就忍不住哇的一聲噴出鮮血,臉色漲紅,呼吸急促,不禁連忙抬頭看向了寶兒。

  若有危險,他就算是拼了命也要將他的閨女給救出來。

  然而,寶兒卻無動于衷,也毫發無傷,征征站著,被一股力量給包裹,像是受到了牽引?整個人在這一刻失了智,緩緩的飛向了大門內。

  同時在寧濤看不到的正面,寶兒的眉心處,亮起了一道神秘光芒。

  像是一個兩極輪盤,此刻正在微微呼應,閃爍,感應著什么……

  而大門里面璀璨一片,擁有著大量的迷霧,靈氣,頃刻不見蹤影。

  “嘎吱…嘎吱……”

  一聲巨響,大門就要關閉。

  而這一次陰陽大門和寧濤前兩次都不一樣,這一次,可是全部開啟。

  關門關的也是這么快。

  “什么?不好,寶兒,”寧濤見寶兒走進去頓時大驚,這大門居然要關閉?若出了事他怎么和羽柔交代?

  當即咬牙就欲沖上去阻止。

  然而,餃子卻道:“小子,主人在里面不會有事的,這是她留下的手段,接引覺醒,你就放心好了……”

  此言一出,寧濤腳步一頓有些將信將疑,大門卻隨之關閉了。

  甚至連鑰匙也沒掉下來。

  好像,融為一體了。

  “這……”

  寧濤傻眼,眼下他就算想進去也進不去,心中不僅泄了氣,無奈一嘆,看來只能等寶兒自己出來了。

  就是不知道要等多久?

  估摸著,少則也要幾千年吧?多了那就不好說了,畢竟是天尊……

  而從大門內沖出的陰陽之氣如精靈般竄動,寧濤心中一動,數量也不少,這可是好東西,當即大口一吸,將這些陰陽之力吸入體內煉化。

  T酷&匠網…正{A版_{首發0k

  不過,中途有一部分被餃子給吸走了,它還沖著寧濤得意一哼。

  好像是在說,主人都走了,你能奈我何?

  還一口一個小子,渾然不知剛才的寧爺是誰?

  寧濤不禁樂了,取出一個酒壇,灌了幾口,嗤鼻笑道:“怎么?我閨女才才剛進去,這就變臉了?”

  “沒事兒,你盡管得瑟,反正我閨女早晚有出來的一天,呵呵……”

  說著,卻沒發覺酒香四溢。

  “咕…咕嚕……”

  一陣肚子咕咕如悶雷般的響聲頓時炸響在耳邊,餃子臉都綠了,吞了吞口水,欲言又止,按捺不住酒癮,可又不想服軟,問題是還要酒錢。

  它可不想再上一次當。

  之所以沒說供奉,主要是自己也不好意思說,沒見過這么懶的供奉。

  干脆咬咬牙,不去看他。

  然而,寧濤卻忽然主動把酒遞給了它,甚至大手一揮,取出了三千壇,微笑道:“想喝直說,免費的。”

  “切,有這么好的事?”

  “當然,我寧濤一言九鼎,只是有些問題想問你,算給你當茶水……”

  寧濤擦掉嘴角血跡淡淡道。

  餃子一挑眉,眼角撇了撇那關閉的陰陽大門,口水直流,一咬牙,喝就喝了,反正主人不在沒人能管它。

  大口一張,上千壇仙酒入腹,

  “咕…咕嚕……”

  “夠勁兒,痛快,哈哈……”

  寧濤淡淡一笑,隨口問道:“我相信,這片寰宇應該不止兩位圣人吧?”

  話一出,餃子不禁頓了頓,可看了看被它喝掉的仙酒,就知道沒這么簡單,不過這個倒是沒多少禁忌。

  當即隨口道:”自然不止!”

  “果然!”

  寧濤暗道一聲,傀道人當初也是這個回答,但再問就問不出什么了。

  看來這片寰宇還大的出奇呀。

  圣人,也絕非兩位!

  “那天尊,又到底指的是什么?實力又是怎樣的劃分?混沌天尊和起源天尊比誰更強?”

  寧濤好奇問道。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